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昊凯】久别不侯 01

文风看着喜欢,蹲坑了!

荒木:





现实文,脑洞向


不喜勿喷


—— —— —— —— —— ——






刘昊然戒掉在口袋里放巧克力的习惯是一个盛夏午后,他顶着火盆太阳从东街走到南街,理由是找一家冰饮店,终于找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洗了个澡,掏手帕擦汗的瞬间手掌一片黏腻。



化掉的巧克力不遗余力的从布料里渗透,怔怔的看着黑乎乎的掌心,莫名有些手足无措。



他抱着外套去楼下干洗店,阿姨皱着眉看那件衣服,说可能会比较麻烦,刘昊然摆摆手,没事,去不了就当填色了,阿姨乐了,小伙子你这么大人了怎么巧克力都能忘了拿出来,喜欢吃就放在家里囤着呗,这么着多难洗。



刘昊然低着头,我不喜欢吃巧克力。



阿姨没再说什么,接过他手里的衣服,后天过来拿吧。




他走出店,太阳挺大的,忍不住抬手去遮。




我不喜欢,有人喜欢。



高温下眼角的湿润稍纵即逝,蒸发在空气中。



可是他不喜欢我了。




-



刘昊然注意到那个人是在一次活动后台的洗手间。



他撑着下巴看了半个小时表演节目,装作和后面人交谈挡住摄影机打个哈欠,最后实在撑得受不了,跟经纪人说了下去洗手间。




这是这个月第三次,来之前都忘了问清楚到底算个什么性质的活动,怎么有歌手表演还有相声串烧,最后出现了个老牌艺人怀旧,全场差点大合唱千千阙歌。



浪哥无视他的抱怨,圆珠笔敲着日程表,也没看他,你就摆出谦虚谨慎新人姿态就好,别瞎琢磨。



当然一大亮点是当红组合的献唱,不,都应该说是当爆了,现场妹子的嗓音喊起来的时候,刘昊然下意识食指挡了下耳朵,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哪个演唱会。




他在洗手间刷了会微博,解开了领带享受了难得的十分钟break,然后在经纪人的夺命语音下叹口气,退出了界面,系好领带,重新走出去迎战。



出来的时候有些诧异,洗手池边站着个人,确切的说,是侧坐在了洗手台上,水龙头开着,冲着手,一只脚离着地晃来晃去。看衣服,是刚刚尖叫声的制造者之一。




刘昊然轻轻咳了一下,对方好像才回过神,回头看了他一眼,站直了身体。




刘昊然走过去洗手,他在里面呆了有一会,不知道外面的人什么时候来的,不经意瞥一眼,手都都泛白了,应该是水冲了挺久,袖口有一块都是湿的。




他收回目光,不想多事的问一句有没有事。



然后下一秒就很衰的发现纸巾筒空了,刘昊然怨念的腹诽了下为什么装修的这么豪华的洗手间会很有个性的没装烘手机且没有及时更换纸巾,然后甩了甩手,保持着那个尴尬的姿势对着镜子。




就这么出去是不行的,外面摄影机十八台连着甩,拍到一张他这么傻不愣登的照片浪哥就能手撕了他。




旁边那位倒是没受影响,还是接着水,连晃脚的幅度都大了。




这都什么事儿!



他在继续保持这个尴尬状态和出去保持那个谨慎谦虚状态中挣扎了一下,陷入僵局的时候旁边递过来一张手帕。




回头,那个人也正好看向他,没有笑,但是不觉得冷漠,微微耸了耸肩,用这个吧。




那你...刘昊然扫了他一眼。



没事儿,我自己私服,不用还回去。




刘昊然接了过来,擦了擦手,你,有什么事儿吗?




这纯属是拿人手软下的下意识套近乎。





正常情况下对方会摇头,没事,毕竟他们不熟。




但他只是把水龙头关掉,点点头,嗯,今天被老师骂了。




哈?刘昊然当时脑中闪过的弹幕就是一张著名的黑人问号脸。





我上课眯了会眼睛,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没回答出来,就被说了几句。




刘昊然认真的想了一下,这没什么。




我上次还因为叫了一声班主任名字被叫出去站着。




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属于放风区,负责掌控班主任的行踪,那天尽职尽责的喊了一句,老徐来了。




然后老徐就让他站了出去。



对方也不玩水了,有点呆的看着他,然后很没品的笑出来,比我还惨。




刘昊然有点想拿手帕抽他。




他终于放过了水龙头,笑了笑,我叫王俊凯。





全中国人民谁不知道你叫王俊凯啊?




我叫刘昊然。






-



五月份浪哥给他接了部新戏,在泰国取景,没他的戏就溜出去转悠,也不会泰语,看到当地人就习惯性的双手合十鞠个躬萨瓦迪卡,暗暗笑自己是不是来拜佛了。




电影反响很好,自己也拿了几个奖,用浪哥的话说,你小子算是混了个脸熟。



晚上回家,奖杯摆在一块,拍下来给爸妈发了过去,摸了摸,都放在了柜子里锁好了。




北京的晚上还是喧嚣,老家这个点也热闹,但没这么冷,他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儿,有点带口音,说话的时候不敢看别人眼睛,现在,他已经可以在几千几万人面前说话,得体的微笑都是量过的。




开了窗户,自己住的房子挺高的,远远的能看见鸟巢,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参加完活动还是拍完戏回来都觉得有些寂寥,像每次毕业,大家回去收拾书,抱着一堆试卷往家走那么落寞。




刘昊然突然就想起来玩水的王俊凯,那天他们一前一后出了洗手间,规规矩矩的坐回位子上,活动结束他们组合上台发言,也就高中生的年纪,到了很多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刘昊然捏捏了口袋里的手帕,想着应该是没机会还回去了。






六月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大考,虽然考之前浪哥就给他做了思想工作,尽力去考就好,不要想太多,但刘昊然也隐隐能读出来经纪人那层心思,他这么个资历,需要一个优秀的人设来加光加热。





考试状态很好,那几天天气温柔,心情也就莫名的好,合上笔盖,铃声刚好响起。长出了一口气,出了考场第一反应是给经纪人发个信息让他安心。跟着考完的人潮走,有失意的得意的还有一脸无所谓的,自己反而是空荡荡的感觉,有些不敢相信又告别了一个阶段。




路过商场的时候熟悉的音乐又响起来,刘昊然有些想笑,前面走着的几个女孩子很激动的掐着彼此的胳膊原地蹦哒,走调的跟着唱右手一个慢动作~




刘昊然挥起右手,考试袋划了个弧线进了垃圾桶。






-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




弹幕一条条的脑海里刷过去,最后就剩这句了。



张一山碰拿手肘碰他,鞋子没事儿吧?




刘昊然有些讶异,他没想到对方那么心细,摇摇头笑笑,没事。




是没什么事,只是鞋底破了个洞,一场拍下来,右脚估计已经泡麻了。




浪哥说这个节目很符合你现在的人设,定位也精准,能在青少年中打出很好的知名度不拉不拉。




然后他戴着手套穿着跟小黄人似的套装在河里摸鱼的时候忍不住给他扎了个小人。




节目录了几期,不得不说,还是累的,虽然之前有在部队拍摄的经历,跟这个还是不能比,各种挑战,还得注意综艺效果,他还好,冷场王也是人设,张一山那几个活宝上蹿下跳的换了他绝对降不住。




几个固定嘉宾除了王大陆都是比较熟悉的,还有跟他一个学校的师哥,虽然对方软糯的更像他师弟。张一山不用说了,自来熟,相处下来特别放松,唯一没正式打招呼的反而是王俊凯。




一开始刘昊然也讶异固定嘉宾里有他,还很老父亲的问了一句,他不是今年高考吗?




浪哥牙疼的嘶了一声,仿佛对他这个已入娱乐圈三年整的老人表示轻蔑。




第一次录制放在了河北,跟火药比速度,脑充血倒立,还有各种奇葩的规则,刘昊然给浪哥发了个小视频,“跟着昊然去冒险!”





回,专心录制,放下手机!




刘昊然郁闷的手机塞回兜里,一眼瞥见不远处正补妆的王俊凯。




王俊凯挺白的,刚刚倒立完一脑门的汗,由着化妆师给擦脸,刘昊然盯了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对劲,果然刚走近,对方就捂着嘴跑了出去。




刘昊然追出去,就看见他难受的抚着胸口,弯着腰对着地干呕。




没事儿吧?他递过去一瓶水,下意识抓了跑出来。





没事,王俊凯也没接,低血糖。




难怪呢,他刚才吊那么一会儿都有点晕,想了想,又跑进去问工作人员要了块巧克力。





这个,吃了会好点。这次王俊凯没客气,接过来撕开包装大口咬了一块,靠的近了,看得见他嘴唇都有点泛白。




刘昊然心里叹了一声,也太折腾人家小孩子了。



一面又觉得自己这老父亲心态着实好笑。




王俊凯没注意到他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叼着巧克力,含糊不清的,给我倒点水吧,我洗个脸。




刘昊然拧了盖子往他手里倒,突然觉得这场景莫名熟悉,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俊凯奇怪的看他一眼,怎么了?




哦没有,我觉得刚刚一山挺好玩的。他没准备告诉王俊凯他想起了什么,对方应该早就忘了。




王俊凯也笑起来,他是下来就活了,我下来就半死不活了。




休息时间差不多了,导演出来叫人,刘昊然答应了一声,进去吧。




王俊凯点点头,把巧克力装好了又塞兜里。



进门前刘昊然听见他轻轻说了一句,别说出去啊。




啊。他只来得及点点头,也不知道对方看见没有。




乌镇的部分录完,刘昊然抓紧时间溜出去观光,跟导演请了半天假,背了个相机,包里装了点吃的,两瓶水,戴上个帽子,口罩。东西就齐了。



注意安全,六点前回来。导演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交待。



张一山吃着根香蕉走他旁边过,乐了,大哥你跟这春游呢?




刘昊然也没理,打了他一拳飞快的跑了。他时间不多,就去了几个选定的景。




古镇游客多,他这样的太普遍了,也不怕被认出来,甚至心里还隐隐有些小期待。第一个逛的是木心美术馆,两年前竣工的,老远看有点像个小音乐厅。




他放慢了步子一圈圈逛,偶尔也举起相机拍两张,只是他的半吊子技术总能发现糊掉的照片。




每到一个地方就要出去小游一下仿佛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总感觉这么顺便的比专门来玩更有意思,还省了一带的住宿机票钱,就是时间紧,玩不了什么。




刘昊然靠着墙整理了下照片,删了几张取景差的,有些得意自己的摄像技术进步之快,虽然还是会被浪哥打3分的,也足够骄傲一会了。




最新一张是木心的一张书法,他对书法研究不多,只是觉得词很好,就拍了下来,不知道是他拍的时候太不走心了还是怎么样,有个人被照了进去。




熟悉的帽子,普通衬衫牛仔裤,背着个双肩包,常见的学生打扮,如果不是那个帽子今天刚被大陆拿来扇风,估计刘昊然也会觉得自己只是把游客拍进去了。




他巡视了一周,最近的一个展台有个人趴在上面看着,两只手叠着垫着下巴,正一本正经的透过玻璃往里头看。




刘昊然慢慢的走过去,站在了那人的右手边,却用手打了下他的左肩膀。




王俊凯回头,对方把口罩扯下来,一对虎牙笑的露出来,用口型跟他说,不得了啊你。




来干嘛来了。




春游。王俊凯坐在展厅外头的木栏杆上,侧过身去看水里的鲤鱼,这地方还真不错,老远我还以为是个音乐厅。




刘昊然心想怪不得,你也不像个逛美术馆的人。




他端着摄像机调了下焦,这儿本来是要搞成跟音乐厅差不多样子,老先生说希望把他的作品放在小房间里头,放上不同的音乐。




那后来呢?搞了吗?王俊凯挺有兴趣。




没呢,刘昊然乐了,那不是很奇怪吗,太理想主义了。




哦是吗,王俊凯有点失望,我觉得音乐很好啊。




刘演员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对面这位是歌手出身,他没有接腔,举起相机对着王俊凯来了一张。




已经是半下午,阳光没那么烈,倒是给周围一切添了点柔和色彩,他们站的地方靠着水,视野开阔的很,刘昊然看着镜头里的王俊凯,还沉浸在小小的失望里,对着远处出神,身后是碧波蓝天。




这张照片,就算给浪哥看,也能打十分了。




王俊凯叫了他一声,刘昊然回过神,笑起来,这张不错,留着吧,洗出来你给我签个名。














评论
热度 ( 127 )
  1. 灰大姨荒木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