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秘密

潘达:


真的非常ooc
写得时候就觉得有点别扭
随便看看就好

---------------------

小董女儿沫沫的百日宴在下星期,王俊凯给妈妈打了个电话,问应该给小宝宝送什么礼物,妈妈说按照习俗,长辈是要送长命锁的。

自己刚刚成年,就当上了小叔叔,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百岁宴当天,刚好昨晚上海的工作行程结束,赶了晚班的飞机回来,堪堪睡了三四个小时,起来洗了澡,简单穿了束脚腕的黑色运动裤,白球鞋,套了件带毛毛领帽子的厚白色羽绒服,戴着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滴了一辆车。

小董开一开门,王俊凯就把给沫沫的礼物塞小董怀里,把自己的口罩摘下来放羽绒服口袋里,又把羽绒服脱下来,利利整整挂在衣架上,换了双拖鞋就迫不及待要去看沫沫。

小董打开盒子一看是个纯金的小金锁,拿起来放手里颠了颠儿,上面的一排小铃铛晃得丁零当啷响:“小凯,你是沫沫亲叔叔。”

王俊凯没接小董茬,熟门熟路走到沫沫房间,轻手轻脚走到婴儿床边,小家伙还在睡,两只小肉手半握着放在脑袋跟前,时不时还努努嘴。

王俊凯趴在婴儿床前,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摸了摸沫沫粉红色的小脸蛋,又去碰碰她的小拳头,小家伙下意识把王俊凯的手指头握住,半睁了睁眼睛又闭上了。

王俊凯估摸着这是要醒了,轻轻唤了几声沫沫。又拿手碰了碰婴儿床上面的旋转小玩具。果然小家伙睁开黑溜溜的眼睛,盯着小玩具看了看,又转头看看王俊凯,发出嗯嗯啊啊的小奶音。王俊凯正感叹着小天使今天没有哭,小天使就哭唧唧了。

估摸着是饿了,王俊凯把小家伙抱起来,去客厅找小董泡奶粉。一出门,沙发上的三个人就齐刷刷朝这边看过来。

三个人里小董夫妇,还剩一个刘昊然。所以刘昊然寻着小孩的哭声望过去的时候,入眼的是王俊凯一手抻着小家伙屁股,一只手托着背轻拍的样子,嘴里念叨着“不哭,不哭,我们去喝奶奶。”眼神里都是温柔。

孙怡从王俊凯怀里接过沫沫去换尿布,小董也立马从沙发上蹦起来给小祖宗冲奶粉了,现在客厅里就他俩。

王俊凯挨着刘昊然坐下,看着桌上先前没有的一堆粉色小鞋子,拿起一双,一手一只在眼跟前拍了拍,又放在膝盖上细细打量,脑补刘昊然在商场里拿着粉色婴儿小球鞋的样子,没忍住住扑哧一声笑了,倒在了沙发窝里,看向刘昊然:“这些都是你送的?江南皮革厂老板跑路了,全部都五折卖了?”

“我不知道沫沫穿多大鞋,再说小孩子不是长得快嘛,我就把每个码都买了一遍。”刘昊然有点不好意地挠挠头,把旁边沙发缝里硌着王俊凯的小娃娃拿开,端端正正放在另一边。

王俊凯听着沫沫不哭了,拿着那双小鞋子拉着昊然去给沫沫穿鞋子。

小董夫妇被家里小恶魔折腾怕了,好不容易逮着看小孩的,甩手去客厅组队打王者了。

王俊凯盘腿抱着沫沫坐在厚厚的羊绒地毯上,两手卡在沫沫嘎吱窝让她半靠在自己身上。刘昊然跪在地毯上低着头帮沫沫穿鞋,小家伙一点都不安分,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小胖脚晃来晃去。

刘昊然没辙,抬眼求助:“小凯,要不咱俩换换。”

“求我啊~~~。”王俊凯一般都喜欢这么逗别人,能看到别人各种有趣的反应,然后再笑眯嘻嘻地补上一句:“开个玩笑啦。”

“求人我不在行,追人倒是可以试试。”听到刘昊然这么一说倒轮到王俊凯傻眼了,低着头避开刘昊然的目光。

他甚至有点生气,生自己的气,这个“追人”到底是单纯字面上的跑,还是自己期待的带感情色彩的追,这种玩笑从自己偷偷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哈哈哈,开个玩笑啦。”刘昊然学着王俊凯化解尴尬,把沫沫从王俊凯那捞进自己怀里,王俊凯顺手拿起小鞋子,轻握着小家伙的脚腕给她穿鞋。

刘昊然有些后悔刚才袒露心声却被只能当做玩笑的举动,故意找些有的没的说:“你和小董的解忧就快上了吧?到时候我一定包场看。”

王俊凯还没回答,就听见客厅外熟悉的台湾腔,大陆拎着一个大娃娃直奔沫沫,把自己手机塞刘昊然手里,让他帮忙拍张吃沫沫的照片等会儿发微博。

王俊凯站在大陆后面,也搞怪地学着大陆的样子,举起胳膊,弓着手指头,对着大陆的脑袋张大嘴巴,一副超凶的样子,这个举动也被刘昊然私心拍下来。

虽说是百日宴,但小董夫妇并没有大操大办,低低调调请了几个好朋友在家里一起吃顿饭。

一山在外地拍戏赶不过来,定了蛋糕和一些可爱的翻糖饼干托人送过来,王俊凯拿了一块粉色草莓形状的饼干,伸到沫沫连跟前,等小家伙伸着小手,啊地张开嘴巴,他就故意拿开自顾自吃起来。

刘昊然被王俊凯可爱的小举动搞得有些无奈,明明前一秒还是帮沫沫穿鞋的小叔叔,现在倒成了和小孩抢零食的幼稚鬼。

家里阿姨做得红烧鱼尾似乎很对王俊凯胃口,撸起袖子,没形没象,正吃得津津有味,刚好大陆将了个笑话,王俊凯没忍住跟着笑,一个不留神鱼刺卡喉咙里,疯狂咳嗽了半天,小脸憋得通红愣是没出来。

大家都手忙脚乱地出主意,大陆狂拍王俊凯地背帮他顺气儿,小董电话握在手里就差打120了。

刘昊然小跑着去厨房拿了醋瓶子,让王俊凯猛喝几口试试,王俊凯痛苦地摇摇头,这种酸不拉唧的东西他不喜欢。

刘昊然拿着醋瓶子一把拉着王俊凯去了卫生间,对着瓶子喝了满满一大口,一手捏着王俊凯下巴强迫他张嘴,嘴对嘴灌了下去。

王俊凯的五官酸到瞬间扭曲成爱德华的呐喊名画,下意识做了吞咽的动作,醋溶了鱼刺一起酸到胃里。

“不用谢,卡鱼刺版的人工呼吸。”

“你这话的意思是我还要谢谢你见义勇为喽?”

这算一个吻吗?应该不算,刘昊然都说了刚才的举动和人工呼吸救人是划等号的。

刘昊然看王俊凯没事了,拿着醋瓶子先出去了,等王俊凯洗了把脸出去的时候,自己座位上已经多了一杯草莓汁。

大陆晚上要赶飞机提前走了,王俊凯一心趴在地毯上和沫沫玩。

刘昊然今天有开车来,和小董道了别,朝屋里的王俊凯看了眼,拎起沙发上的外套准备走。

小董是个有眼力见的,让他等一下,从屋里把王俊凯拖出来,把羽绒服套在他身上,打包好推到刘昊然面前,让他把王俊凯安全送到家。

“不用,我等会儿打车自己回。”

“您就当为北京治霾做贡献,你俩就一车吧啊!”说着催俩人换鞋,关上门的那一刻,靠在门上长吁一口气,忙是只能帮到这里了。

刘昊然的车停地有点远,一条不长的胡同,旧灯泡晕出暖黄的光,从院子里伸出的树枝偶尔勾住行人的围巾。

王俊凯把衣服的拉链拉到尽头,戴起衣服上毛毛领的帽子,再加上黑色的口罩,亲粉丝也认不出来。刘昊然走他旁边,时不时往旁边瞥一眼,看不见王俊凯的脸,只能看到帽子上的毛毛领随着他的步子一抖一抖地。

天空突然飘起了雪,刚开始都以为是错觉,直到感觉雪映在脸上的丝丝凉意,王俊凯很开心,即使已经见过雪,但南方孩子一直对下雪充满着期待和欣喜,按耐不住摘了帽子,又着急伸出两这手去接雪。

雪落在刘昊然的眼镜上化成水,王俊凯转头看到,也没多想就摘下眼镜放在嘴边哈了口气,捏着自己的衣角把眼镜擦干净,又笑着给刘昊然戴上。


刘昊然的耳朵经常是红的,这个王俊凯注意到好久了,以前一起录节目的时候,他就经常这样,其实自己好几次都想上手摸摸他的耳朵,都忍住了。

今天王俊凯按照自己的内心,伸出两只手各一边摸了摸刘昊然地耳朵

“你的耳朵是冻红了吗?”王俊凯似乎都冻得不成样子,说话的时候都有一些哆嗦,然后又拿手包住刘昊然的耳朵半开玩笑地说:“王俊凯牌暖宝宝,你值得拥有。”因为戴着口罩的缘故,说话的声音也毛绒绒的。

刘昊然一把将王俊凯揽怀里,头埋在王俊凯的羽绒服里:“我需要这个大型智能可移动的王俊凯暖宝宝温暖一下。”

王俊凯愣了一下,随即把自己的伸到刘昊然身后拍拍他的背:“温馨提示,我按秒收费。”

“我买一辈子成吗?”

“但是保质期只有今天。”

俩人互开玩笑,不知道这背后谁几分真心,谁几分实意。

王俊凯吵嚷着想让刘昊然帮他拍张闭着眼睛的唯美照片,把自己的手机调成拍照模式递给他,在一个路灯下45度抬头,乖乖闭上了眼睛。

刘昊然拿着手机,看着镜头里闭眼睛的王俊凯,把镜头放大到王俊凯的脸,对着屏幕上的嘴巴轻轻亲了一下,看他快要睁眼睛礼物,才急急忙忙拍了张有些虚焦的照片。

王俊凯虽然嘴上嫌弃,但坐在副驾驶的时候那手机鼓捣了半天加了一个自认为很酷炫的滤镜攒着发下次微博的自拍。

“把安全带系好!”刘昊然有些无奈地提醒他。

“我可以开一点儿窗户吗?”路上因为下雪有点儿堵车,王俊凯一直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雪,时不时拿出手机拍那么几张,中间的时候偷偷把摄像头转成前置,偷拍了几张开车的刘昊然。

窗户开了小小的一条缝,零星的雪花不小心钻进来,转眼就不见了。红绿灯的间隙,刘昊然才假装不经意地往旁边看看,车窗上除了外面的霓虹闪烁,还映着王俊凯开心的样子。

“小凯~。”

“嗯?”王俊凯还没来得急把笑容收起来就转过头。

绿灯亮起后面的司机狂按喇叭,刘昊然话在嘴边又咽下去,说了句没事。

车上的雨刷器把雪一层一层拨到旁边,王俊凯盯着盯着就睡着了,刘昊然把车上王俊凯之前调的music radio关掉,不忍心打扰他,把车开到一个地下停车场,自己趴在方向盘上盯着睡着熟睡的王俊凯看,看到他静音的手机上一条一条的微信提示闪着屏幕,有点好奇自己在他手机上的电话备注是什么,就给自己通讯录里“小坏蛋”的名字拨了个电话。

王俊凯的屏幕上亮起来三个字“a昊然”,是想把自己的名字放在通讯录最前面才在前面加一个a吗?

拨电话的时候,王俊凯好像有感应似得,迷迷糊糊半睁开眼睛,看到电话亮着也没看清是谁就按了接听放到耳朵跟前说了声:喂,你好。”

刘昊然看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也就着电话说:“我是刘昊然。”

“你胡说,昊然刚刚还和我.....”话说到一半好像想起什么快速地转过头,刘昊然拿着电话看着他继续对他说:“刘昊然有一个秘密要我告诉你。”

王俊凯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在膝盖上问:“什么秘密?”

“刘昊然说他喜欢王俊凯。”



--------end-------

周末愉快呀

评论
热度 ( 3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