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武文】溃烂

啊!喜欢兄弟cp!

白建国的老公:

其实脑洞最初来源于歌词——


“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更怕你,永远停留在这里。”


但最后写出来的是“长大难道是人生必经的溃烂”


反正我的脑洞就是要写着写着歪掉就是了……


而且再次一不留神就磨叽了太多,分成两部分,先虐后甜(其实好像也没怎么虐,比起官方我应该是亲妈)


  长大,原来是人必经的溃烂。


  王振文花了四年的时间,终于懂得了这个道理。


  他原本是横冲直撞无所畏惧的个性,在遇到王振武以后的人生中才渐渐明了,只要生有一颗柔软的心,就总是会有害怕的东西。尤其是,当你内心被某个人满满地占据以后。


  


  王振文刚刚认识王振武的时候,他还不是王振武,而是叫张力勤。


  那天放学的路上,他碰巧看到一个学长在欺负本班同学,热血少年王振文自然看不过去啊,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喂,仗势欺人,是不是男人啊!”


  被他护在身后的男生爆笑,“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同学……”


  王振文茫然地瞪着一双大眼睛,全然不知自己这双眼带给对面那位“仗势欺人的学长”以多大的冲击。


  张力勤扭头轻咳了一下,再转过脸时竟然有一点点红。他抬手拨弄了一下小学弟刚刚跑乱的刘海,笑笑说,“你误会了,我只是在帮他做体能训练。”


  王振文盯着对面的那张笑脸有些出神。是哦,学长看起来很温柔诶,他怎么会把他当成恶霸。都怪那个叫夏雨荷还是什么的,叫得跟杀猪一样惨烈,害他误会这么深。


  “我最近在学拳击啦,感觉体能有点差,想说找邻居家学长帮我特训一下。可是这家伙,给我的训练简直超负荷,所以我就……喊出来发泄一下啦,害你误会了不好意思,不过同学你真的是超可爱,哈哈哈哈哈~”


  


  一场乌龙,是两人命运交缠的开始。


  张力勤感觉自己好像长了一条小尾巴,整天跟在他身后摇啊摇。可是张力勤更想把他揣进口袋里,让别人都瞧不见他的可爱眼神。


  因为两人走得越来越近的关系,张力勤的妈妈和王振文的爸爸也渐渐有了交集,最后萌生爱意。而后顺理成章的,两人想要再婚。


  那天晚上,王振文兴奋得上蹿下跳,跟张力勤宣告这个重大消息。可是,张力勤只是目光冷冷地扫他一眼,不发一语。


  王振文全部的血液都在瞬间冻结。他不懂,张力勤的目光除了冰冷,还夹杂着某种受伤的情绪,是那时候的他,无法解读的。


  原本约好一起回家,可是张力勤就那样把他丢在了校门口,自己跑去练球。王振文不敢跟上去,害怕被嫌恶,也害怕再一次承受那冰冷的目光。


  他踢着石子,默默地往家走。他不知道,今后这条路是不是都只有他自己走下去。或许,终有一天,他会在独自回家的路途中,学会成长,学会不再依赖。


  


  其实,父母再婚这件事,本没有那么让他开心。


  只是最近,张力勤的追求者越来越多,让他隐隐生出一种不安,好像这个人随时都会被抢走。但如果两人的父母再婚,张力勤就会是自己的哥哥,永远也别想甩掉他。


  王振文是抱着这样的期待的。


  可现实是,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被棒球棍狠狠击中头部。王振文捂着额头,看到掌心迅速渗出一片血红,难以置信成长竟会这般疼痛。


  


  王振文在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中缓缓睁开眼,入目便是一家人关切的眼神。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张力勤。


  “振文,对不起……”接到夏宇豪的电话时,张力勤还在拿排球出气。电话那头传来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如同凌迟,狠狠剜在他柔软的心尖。


  王振文差点被绑架,幸好夏宇豪救了他,但是,王振文被球棍打到了额头,送去医院急救。


  都是因为他。他不该对振文发脾气,更不该丢下振文去打排球……该死的,是他害得自己最想保护的那个人受到伤害!


  可是,那个额头缠满绷带的家伙,只是拉着他的手,用他因为虚弱而变得软软糯糯的声音说道,“是我自己不小心啦,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愧疚与自责再一次向张力勤袭来,他甩开王振文的手,冲进卫生间,失声痛哭。


  


  当他重新出现在王振文面前时,是那样平静。没有人知道,他曾在泪水肆虐的同时,将什么东西,一并从内心深处割舍。


  不是排球,也不是张力勤这个名字,而是更为重要的,更为隐秘的,某种感情。


  那一年,王振文的额头上多出一道丑陋疮疤。而父母终是再婚,张力勤不知为了什么缘故,自作主张改名王振武,退出了球队,又留级跟他读同班。


  那道伤疤,原以为是一场疼痛的成长,却意外地成为了王振文的幸运符。


  他成功霸占了王振武,而他一直以为,这都是那道疤的功劳。


  


  王振武无条件地宠着他,完全将王振文变成了一个坏脾气的小鬼头。而且是专门跟王振武发脾气。


  “你又收情书哦!”生气摔书。


  “又谁做小饼干给你吃!”生气打人。


  “这桌子里又是谁偷偷给你放的巧克力!”生气摔门。


  王振武每天跟在他身后,帮他把弄脏的书擦一擦,收进背包。有的时候又会把胸口凑过去,让王振文捶他胸口——他最近在练腹肌,打起来手可能会痛。


  要是被关在门外,王振武就只有跑出去买冰淇淋和小点心,虽然他不觉得这些零食有多好吃,可是弟弟总是会被这些小东西哄得很开心。


  他不知道,王振文喜欢的不是这些东西本身,只是享受他哄着自己时候的温柔。


  就连王振文,也是迟钝地,直到国三才明白自己这些奇怪的小心思。


  


  他喜欢王振武。想亲他的那种喜欢。


  他想要霸占的,不是一个哥哥,而是只属于他的恋人。


  可他们的关系,早已被定义为兄弟。


  如果被哥哥知道了他这些奇怪的念头,会怎样?会被当做瘟疫一样,远远逃开吗?


  没有受伤,胸口却在隐隐作痛。他想,这一次大概是真正的成长。


  像是没有麻醉的手术,心脏被狠狠挖开,医生正拿着手术刀,将藏有王振武的部分,缓缓切除。


  不!


  王振文慌乱地喊停。如果继续下去,他的整颗心,都会被切得一分不剩。


  就让王振武留在那里吧,或许,这已经是对他来说最好的结局。


  哪怕这份心意,注定被埋葬,也请不要剥夺他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爱一个人的权利。


  


  伪装或许很难,但逃避总是比较容易。


  他没有自信能够在王振武的面前,掩藏所有爱意,而为了不让真相被残忍揭穿,他选择了逃跑。逃得远远的,逃到没有王振武的世界。


  他开始和王振武分开住,开始围着夏宇豪转,甚至偷偷地转学。


  可是,王振武总能抓到他。


  王振文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逃到哪里,逃到什么时候。他甚至,无意间在夏宇豪和邱子轩面前暴露了这个深藏的秘密。


  他有些慌乱,担心自己终有一天,也会在王振武面前这样口不择言。


  就决绝一点,划出那条界限吧。


  所以,在王振武再一次追问逃避的理由时,他回答说,“我要学着独立呀。”


  他总是要成长的,不是吗?


  只是这一次,他已经不会再痛了。你看,他嘴角在笑啊。


  王振武都交到女朋友了诶,只要王振武能够幸福,就足够了,不是吗?


  他不知道的是,他不痛,是因为他看不到,心脏早已从内里开始溃烂,腐坏。


  


  自从集训过后,他开始直截了当地推开王振武,毕竟他找到了“独立”这样一个完美的借口。


  “放学一起回家。”


  “你去跟女朋友约会啦,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每次都是这样拒绝,王振武知道,即使他再不愿,也要把这件事澄清,才能和王振文继续沟通下去。他强势地将王振文拖上了天台,认认真真地解释。


  “我一直都不知道你怎么会误会我有女朋友,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没有在和任何女生交往。”


  王振文烦躁地挠头,这个人,根本没有搞清楚重点啊。


  “就算你现在没有女朋友,总有一天也是会有的,我不能害你连交女朋友的机会都没啊。而且,你成绩又比我好,大学我肯定不能跟你考上同一所。无论怎样,我都要早一点习惯自己一个人,不是吗?”


  王振武习惯性前倾,整个人逼近王振文,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减缓他心中的不安。


  “我会去报你能考上的学校,女朋友也不会有,我只想要一直这样照顾你。”这样的话,可以留在你身边吗?


  王振文受不了他的靠近。


  因为他会眷恋如此贴近的体温,会产生更不切实际的渴望。


  王振武不会知道,每一次推开他,自己是有多么不舍。但不去推开他,也终归无法留住他。


  曾怕他飞远去,怕他离自己而去,而现在,王振文唯一怕的,竟然是他永远停留在这里。怕他因为歉疚,因为自责,被困在名为王振文的枷锁之中。


  他已经懂了,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啊。所以,他学会推开。推开他,放他去更辽阔的天际。


  


  在他受伤那年,王振武退出了排球队,那时的他还以为,这不过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可他发现,王振武从来没有停止练习,而每次的排球比赛,他都会去找视频来看,所以才会那么了解邱子轩的实力。


  原来,他是真的热爱这项运动的呀。


  他曾引以为傲的,额头上弯弯曲曲的丑陋伤痕,原来一直阻碍了王振武前进的脚步。


  王振武已经放弃了排球,现在,又打算放弃与别人相爱的可能,放弃更光明的未来吗?


  他绝不容许自己成为他的阻碍。


  所以,他打着保护夏宇豪的旗号,进了排球队。他知道,王振武一定会跟着他。他已经如愿以偿,把排球还给了王振武。接下来,也一定能够把自由还给王振武。


  也是,在放自己自由。


  


  “我知道,你觉得是你害我受伤,所以要一直照顾我,弥补对我的亏欠。可是王振武,不管欠我什么,你都还清了。你再做更多,只会让我觉得烦而已。我快成年了,我不需要哥哥整天跟在身后保护我。算我求你,给我留一点空间,好吗?”


  王振文轻飘飘的几句话,否定了王振武这四年来的所有。


  “在你看来,我会对你好,只是因为我欠你而已吗?”


  他知道自己该停下来,可是深入骨髓的绝望让他放弃与理智继续抗争。所有的伪装,正被他一寸寸撕毁。


  “好,就算是我欠你。那你知道,我真正亏欠你的,是什么吗?”


  “我欠你的,是一个真正的哥哥。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做我弟!你国一的时候,爸妈决定再婚,你很开心对吧?可是我,我根本不想当你的哥哥!”


  明明是绝情的话语,王振文却觉得,其中好像藏匿着更为深沉的爱意。他终于直视王振武的双眸,深深地望进去。原来,他一直逃避的这双眼,满满的都是他的身影。


  “从一开始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呀。只是,我还不能够确定自己的心意,想说再给我们一些时间相处,让我理清楚自己的感情,也让你对我更有好感。可是,他们一旦再婚,我就要被剥夺这些时间。”


  “看你居然为这件事一脸兴奋,我就更气。就在那天,我丢下你一个人,结果,害你受伤……那种负罪感,没有人能够明白。是因为我喜欢你,因为我不该喜欢你,才会让你受伤。所以,我决定,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既然你想要一个哥哥,那我就给你。”


  “你总是黏着我,又总是想要独占我,这些都让我觉得甜蜜。即使这块糖不过是一颗裹了蜜的玻璃珠,咬一口就是满嘴锋利的碎片,但我甘之如饴。”


  “我知道我亏欠你的,所以我必须克制自己对你的爱,只希望能成为让你可以依赖的哥哥。我明明已经那么努力地去做一个好哥哥,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留不住你……”


  王振武没有发觉王振文的转变,只是带了几分决绝的意味,将整颗心血淋淋地摊开。


  他模模糊糊地觉得,这样也好。


  如果注定要失去你,那不妨就揭开温柔的假象。在你一次次推开我的时候,我的世界便被划上一道道无法磨灭的裂痕,不如,就让它坍塌在这里。也让我,埋葬在这里,在你消失之前。


  


  


  


  

评论
热度 ( 2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