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关周】失恋阵线联盟

哈哈哈哈哈哈嗝

贺兰缺:

  周巡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白的,仰脖一口闷了。苦酒入喉心作痛,他挣扎的抬眼看了一眼关宏峰,说:“老关,你说亚楠怎么就不喜欢我………”他的尾音拖了一拖,仿佛意识到关宏峰也是与自己同般境遇,于是那尾音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又加上两个字:“们呢?”


  “亚楠怎么就不喜欢我们呢?”


  关宏峰默不作声,斟酒,喝酒,剥毛豆,吃毛豆。


  他们两个人都万万没想到,会有一天这么心平气和且丧着面对坐,喝苦酒,和这个处处针锋相对的情敌分享失恋经历。周巡叹了口气,说:“你长我两岁,你先说。”


  关宏峰不吭气。


  周巡冷笑:“老关你怂了,提起往事眼红了。”




  某一天,长丰支队的队长关宏峰、副队长周巡,同时喜欢上了队内法医高亚楠。长丰支队内部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古怪。



  法医室里,手机叮咚一响。关宏峰停下对尸体的翻检,摘了白手套,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怎么?”高亚楠往本子上记录着尸僵情况,随口问。


  “小周问要不要一起订外卖。”关宏峰面无表情的撒着慌,短信上赫然显示的是“关老师你让我帮忙买的情侣套餐买来啦”。


  “哦,那一起吧。你告诉他们帮我送到这儿来。”高亚楠说。


  周巡把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我告诉你,我那天就在法医室门口,我端着泡面我是一步也跨不进去。老关啊老关,你真行,你俩是怎么对着尸体吃外卖的?”


  系统提示:关宏峰 胜 比分1:0




  夏天的傍晚还未挥散尽白日的余热。高亚楠刚一走出警厅的门,就看到门口停泊的牧马人。周巡穿着一件军绿色的短t恤,长腿蹬在地上,身体的一半重心倚在车上。看见高亚楠,他笑了笑,掐灭烟。


  “赏脸让我送你回家?”


  周巡知道关宏峰那人从来不攒家底,摩托车都没有一辆。


  系统提示:周巡 胜 比分1:1





  可他实在想不到关大队长也会以公谋私,看见关宏峰将队里便衣的警车开出来时,周巡的眼角抽了抽。


  “有正式批条。”关宏峰说。


  周巡看着他捏开一只水煮花生的壳,毫无感情波动的这么说,眼角跳到觉得自己可以辞掉工作买大彩。警车调用的批条,还不是你这个队长批?亲自写条,亲自签字通过?长丰支队吃枣药丸啊!


  “而且你跟来了。”关宏峰补充。




  周巡开着自己的牧马人,紧紧跟在警车后面。不是送高亚楠回家的路,车停在了一家西餐厅前。


  “哎哟嘿,西餐啊?”周巡毫不觉羞耻地跟了进去,“不介意带我一个吧老关?行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介意!”


  关宏峰沉默的看着他,周巡咧着嘴带笑回视。


  “双人座。”关宏峰说。


  “那有啥。”周巡特别不讲究的一扭头,在西装革履、美酒香槟的高档西餐厅里喊了一嗓子:“服务员,加把凳子!”


  侍应生:我看你就是在刁难我。


  内心mmp,脸上恭恭敬敬,侍应生说:“先生,我们没有多余的椅子……”


  周巡眼睛一眯:“什么服务态度啊,啊?我告诉你,我警察,是不是想让我检查检查你们餐厅的食品安全?”


  关宏峰哼笑一声:“刑侦大队副队长,好威风。”他加重了副字。


  周巡一把勾过他的肩,笑眯眯的说:“客气,客气,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还是您关队领导得好。”


  最后,侍应生勉为其难地从厨房给周巡摸了条凳子来,矮木凳,估摸着是厨师坐着削土豆用的。周巡觉着自己要是坐下,脑袋能杵关宏峰膝盖上。


  关宏峰一扭脸,高亚楠一低头。周巡没看着,但他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偷着乐呢!


  妈的,不争馒头争口气,坐!


  “烤面包就算了吧,关队你吃不吃羊肉?”高亚楠看着点菜单,询问。


  周巡百无聊赖的看向四周,这个视角看世界还挺他妈新奇,入眼的都是小腿和脚脖子。他的目光突然凝在一处不动了,这个脚踝上的伤疤,怎么这么眼熟?


  他缓缓的抬头,看向那个人的脸,然后猛的站了起来。关宏峰刚收到关宏宇“一切ok”的短信,就看到周巡向一个方向走去,并且越走越急。关宏峰顺着那个方向寻找,目标是谁已经不用明说,那个人已经跳了起来向外跑。


  “孙子!”周巡大喊,“老关,89079号通缉犯!保持联系!”


  关宏峰一按桌子站了起来。


  关宏宇抱着一大束玫瑰来给自己哥哥当僚机时,就看到自家老哥边急走边对着手机说:“报告你的位置!”头也不回地把妞和他甩在身后。


  关宏宇:???


  他茫然的看向被留在原地的美女,高亚楠看了他一眼。


  “花是给我的?”


  “……啊。”关宏宇干巴巴的应了。





  “我他妈和你明争暗抢这么久,啊,亚楠居然被关宏宇那小子半路截胡!”周巡越想越气,差点就要想不开,用一口白酒噎死自己。


  关宏宇也没车,骑着一辆快报废的破摩托,带着高亚楠去看星星了。两个苦逼的长丰支队单身狗队长,苦逼不已的坐在关宏峰家里,对坐,喝苦酒。


  被自己双胞胎弟弟截胡,关队长表示:不想表示。


  一口又一口酒往肚子里灌,两个人都已经醉醺醺的。关宏峰秉承着不说废话的原则,只是喝酒,周巡则嘴不闲着:“我说老关,输给你也就算了,输给关宏宇那小子我就不服了……你说你俩,长得也一样,亚楠怎么就选了那小子呢?”


  “双胞胎也是不一样的。”关宏峰看着手里的酒杯,不知道是眼晕,还是自己的手在晃。


  周巡打了个酒嗝:“哪、哪不一样?”他的眼神从上瞄到下,最后停留在关宏峰下身不动了:“老关,你是,是不是,不如你弟啊?就,那种能力。”


  关宏峰顺着周巡的眼神低头,再抬起头时,周巡一哆嗦。


  “老,老关?”




  某一天,长丰支队的副队长周巡,赤身裸体的从队长关宏峰床上爬起来,绝望的发现自己和情敌酒后乱了性。长丰支队内部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古怪。



  高亚楠:呵,看透了你们这些刑侦男友。


  “内部消化,免生外患。”曾被这俩人同时明恋的法医高亚楠小姐姐,给这件事下了定义。她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一个备注“关宏宇”的名字,发送短信:“接我回家。”


  关宏宇美滋滋:好嘞!

评论
热度 ( 261 )
  1. 豆腐君-跟我私奔吧贺兰缺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