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 【中】

没有刀:

大家元宵节快乐!
本季更博主又出现啦!(不是




Side B





03

手机里蹦出那条新闻的时候我正在看他最近的采访。

王俊凯这几年演技蹭蹭向上涨,采访维持在一个堪堪不会得罪人的水准后就自由放飞了。这采访里他笑得很灿烂:“和吴磊合作的确很开心啊,怎么说呢,我们两对戏的时候,我能感觉到非常明显的火花。他给了我足够的刺激,让我的角色和他的一同活了起来,更鲜活,更立体。到底是白玉兰视帝的嘛,他还是很有两把刷子啦!戏外的话,他是个很温暖,幽默,成熟的人。会不经意地照顾你的情绪,注意一些你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细节。我们两也很熟了,和他在一起玩耍,特别开心。”

他说话还保有少年期的样子,说到高兴处语调急切地上扬,会重复同一个词语;停顿时则会微微蹙眉,甚至会皱皱鼻子摸摸脸,很少年感。

我下意识地按了暂停,把这一段又重复看了一遍。而这一遍的“开心”还未结束,“福禄路八车连撞,影帝王俊凯疑似重伤”的重磅头条新闻通知卡在他的笑容上方。

我说不清我那时候是种什么感觉,等我回魂时,于姐正死死地拉着我的手:“你喝了酒,我送你。”她没阻止我从宴会里直接跑出来的行为,或许是知道无法阻止。

接着她打了王俊凯经纪人的电话,无人接听。我直接打开地图搜索离福禄路最近的医院,三四个地址出现在我面前,我摁了第一个,把手机伸到她面前:“去这里。”

“你确定他在那?”她问我。

“我不知道。”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必须得找到他,或者至少得在找的路上。现在,立刻,马上。

我一路不断播着他公司相关人员的电话,全是忙线。一个个新闻不断弹出在我的手机上:看不清脸的人被抬上救护车的照片,惨烈的车祸现场,打碎的玻璃,或同情或痛快的路人的评论,各类王俊凯能否存活的揣测。

没有一条和我有关,我却觉得自己的心在这声浪里被烤得炙热,马上要化掉。

我他妈真是个傻逼。如果王俊凯,如果王俊凯他...我甚至什么都还没有说过,什么都还没告诉他。

“吴磊,吴磊!”从当我的经纪人以来于姐嫌少这么大声地叫我。
“怎么?”我才意识到我的声音哑了,一开口喉咙撕裂地痛。

“王俊凯公司那边人说他在C医院,你帮我调个导航,我们去那里。”她把耳机摘下,在绿灯再次亮起后猛踩了油门。

C医院及整个福禄路附近都非常堵。她开到车流中无法前进的位置后,我直接掏出口罩,下了车一路狂奔。

自成年后除了拍戏我鲜少有在人群里跑步的机会,作为明星,要考虑的东西太多,这种放肆我便逐渐搁置,却没想到今天再捡起来,是在这种糟糕的时候。

我跑了五公里到C医,这地方有媒体蹲点,记者看到我忙不迭地拍照伸话筒。我没顾上仪表和上镜,动用全部忍耐力才没有喊出来:“王俊凯现在在哪里?”

“吴磊先生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您的心情如何——”
“你和王俊凯——”

“王俊凯在哪里?几楼?”

边上一个女记者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立即拨开身边的所有话筒,没打算管他们怎么编排,一路跑上六楼。

更多的摄像机和急切的脸堆在我眼前。我走到最多人蹲点的那边,开始等待。

面对他们的话筒我只说了句王俊凯在手术室我无心接受采访,等病情稳定再说。

记者们到底保留着点人性,自发离那扇紧闭的门五米远。我坐在急救室门口的椅子上,走廊里的白光洒在我的手上,我盯着那双修长,保养得当,有护肤品代言的手,一时觉得酸楚。

我不应该待在这里,我知道。我和王俊凯在圈外人看来并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第一个出现的圈内好友可以是王源,易烊千玺,何斐,不能是我。我的狼狈出现已经给了记者许多话题,流行过一段时间的吴王恋人说会重新涌出。一会他的父母如果过来,看到我,场面同样也会变得尴尬。

但我没法走,我走不了了。

我在王俊凯的手术室门口,总算没法再逼自己狠下心走来。
我得在这看着他。第一个看着他被成功无恙地推出来,或者第一个,和他永别。

04

手术室的灯暗下来。一个护士走了出来。我绞着双手与她对视。
“手术成功,他没有生命危险。断了一根肋骨,内脏有点出血。”她语气很急促,对着坐着的我们说完便逃离了这里。

王俊凯的母亲对我点了点头:“吴磊,辛苦你了,去休息吧。”

她话里赶人的意思明显,我只抬头看她眼里的血丝和耳边落下的一缕头发。“要守夜的话,我可以帮忙的,阿姨。”我回答。

她没说话,用审慎的目光看了我很久。王俊凯的父亲打破了沉默:“说的对,孩他妈,我两毕竟是不小了,吴磊在这里帮衬着,也好。”他对我稍稍示意,眨了眨眼睛。

王俊凯的母亲摇了摇头:“小吴,趁媒体还没乱报道,你快走吧。”

我不走。

那帮记者在我们的五米外,此刻见王俊凯无性命之忧,纷纷准备扑上来采访。我几乎能够根据他们的动作判断他们的下一步行动。我和他们实在是太熟了。我人生年头的四分之三都顶着演员的身份在镁光灯前度过。我对着它们当一个会卖乖淘气的小男孩,当一块颜值颇高的背景板,当难以忽略的配角,当颁奖典礼的主角。我熟悉哪一个角度的我最好看,知道什么该说什么最好不要说什么不能说,了解我的粉丝们对我有怎样的期待,清楚自己在树立怎样的形象。

小时候我觉得自己过得很有意义,放弃玩闹的时间学习,放弃发愣的时间演戏。放弃我的手机我的美剧我的手游。只是为了我的戏,我的前程。这听起来很帅气,也很伟大。

但越年长却越意识到放弃这个词,并不像我认为的那样,只有钝痛。

我很喜欢王俊凯,我知道他同样喜欢我,我不想放弃这样的感情。但我也不能选择他。

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他安静地沉睡着,我恐慌疯魔完全乱了阵脚。我认了,我不管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好不容易有了什么都不要的勇气,得现在就办。

王俊凯,我一会就在他们面前撒个谎,单方面在人民面前把我们两从柜子里赶出来。

反正你爹妈知道你喜欢我,他们估计下不了重手,我毁了你一半的星途,你他妈要骂就骂吧,我这回终于不怂了。



TBC

评论
热度 ( 49 )
  1. 豆腐君-跟我私奔吧没有刀 转载了此文字
  2. 磊凯主页没有刀 转载了此文字
    绝逼要复习前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