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发烧

请叫我面包脸:

大概是个小甜饼吧


没头没尾


OOC×3


 


 


 


 


 


展耀晕晕乎乎地躺在床上。


他又发烧了,39度。


白羽瞳一边试图从他乱糟糟的抽屉里找到退烧药,一边说他:这个温度都可以直接煎鸡蛋了。即使是在生病也一定也要怼自家竹马的展博士当时强睁着眼睛反驳自己的发小:这个温度鸡蛋根本煎不熟。


白羽瞳给他喂了药,没好气地将他露在外面的胳膊塞进了被子里:“我怎么不知道展博士还会煎鸡蛋。”他抬起手又摸了摸展耀的额头,小声说了句还是热,又拢了拢他身上的被子,然后将屋子里的灯关上,只留下了床头的那盏小灯。


我怎么能可能不知道怎么做饭呢,展博士心里默默想,我可是独自在国外生活了好几年的成年人,小白鼠你当时还在警校蹦跶呢。这话展耀没能说出口,小药片兢兢业业地在他体内发挥了作用,他闭上了因为发烧而干涩的眼睛,睡了过去。


 


 


 


白羽瞳看着冰箱里的食材叹了一口气,之前准备好的鸡肉、蛤蛎、鱿鱼还有贝柱和虾仁都是为了今天晚上做西班牙海鲜饭。他把食材从冷藏放到了冷冻,只留下了贝柱和虾仁。


贝柱和虾仁都是之前就处理好了的,他只需要将贝柱撕成细丝就可以。想着生姜驱寒,白羽瞳就多切了一点进去。


他从柜子里拖出一只小砂锅。鉴于SCI的白sir的整理癖和洁癖一样严重,白羽瞳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将砂锅从无止境地落灰中解救了出来,他当时想的是有一天做鲫鱼豆腐汤,却没想到第一次用是为了给生病的展耀熬粥喝。


大米洗净入锅,倒入适量的水,白羽瞳仔细观察了一下水线,他想把粥煮的稍微稠一点。趁着水开的功夫,他回到卧室看了眼展耀。这只猫裹在被子里蜷成一团,平时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一部分垂了下来。白羽瞳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替他拨开,又顺手摸了摸额头试了试温度。床头的灯光有些昏暗,白羽瞳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清自己这个竹马的样貌,他凑了上去,右手鬼使神差地抚上了对方的嘴唇。发烧的病人体温系统出了问题,自己只能感觉到冷,却不知道在别人看来,他们几乎是要着火的温度。展耀嘴里呼出的热气打在白羽瞳的手上,吓了他一跳,不是因为呼吸有多烫,而是刚才他竟然生出了一种想要亲下去的错觉。


估摸着水差不多大概开了,白羽瞳回到厨房,把贝柱丝放了进去,转了小火。他边煮边搅拌,将虾仁下进了锅里,然后就盖上盖子一直温着。


 


 


 


展耀感觉自己眼前有个影子在晃悠。


看上去像是小时候的白老鼠,他想,要不怎么能这么矮。他伸出手想要碰一碰白羽瞳的脸,手抬到半空中就被另一只手握住了。


“你梦到什么了?”手的主人问,“睡觉还不老实?”


“我梦见,”展耀眨了眨眼睛,试图聚焦,“有人叫我小展哥哥。”他现在才看清,白羽瞳盘腿坐在自家卧室的地板上,旁边摆放着一个托盘。


“我可从来没有叫过某人小展哥哥。”白羽瞳站了起来,顺势将展耀也扶了起来,空着的手将枕头立起来塞到了他的身后,又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感觉没有之前热了,看来这个药还算好用。”


他打开了卧室的顶灯,又把准备好的托盘放到了展耀的腿上:“你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我知道你生病了就什么也不想吃,但总是要吃一点,要不身体该受不了了。”


展耀打开小砂锅的盖子,他根本不记得自己这个宿舍之前买过什么砂锅,也不知道白羽瞳从哪个角落里搜刮出来的。砂锅一打开,热气就腾了出来,混合着米粥和海鲜独有的香气。


“好香。”展耀说。


“行,”白羽瞳坐在床边,笑着说,“知道好香就是有食欲,有食欲就说明病要好了。”他拿起汤勺搅了搅粥,翻起了藏在锅底的虾仁和干贝,舀出来一勺,盛在了碗里。勺子很大,两勺就填满了那只小瓷碗。展耀伸手要把它端起来,结果被白羽瞳一爪子拍在手上:“这碗烫,病猫小心拿不住再砸了碗。”


白羽瞳用他握枪的手稳稳地端起粥碗,另一只手喂粥给他喝。


展耀乖乖张开嘴含住勺子,嘴唇轻轻一抿,将勺子里的粥咽了下去。白羽瞳看着他的嘴,想起之前手指碰到嘴唇的触感,不禁一抖。


展耀抬头看着他:“小白,”他还有些发烧,歪着头,无意识地散发出一种呆呆的感觉,“你吃了吗?”


“我,”白羽瞳知道自己的反应有点不对,“我吃了。”


“你不应该在一个心理学博士面前撒谎。”展耀说,“即使这个人正在发烧。你和我一起吃。”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分完了一整锅的粥。


 


 


 


一切收拾妥当,展耀躺在床上看着白羽瞳整理自己的地铺。


他想了想,问道:“吃饭的时候,你为什么总看我的嘴?”


“我没有。”白羽瞳迅速关上了灯,以免对方从自己的表情看出某些端倪。


“其实,”展博士往地上扔了个枕头,正好砸在白羽瞳的头上,“想亲你可以直接亲。”







END


我写的什么鬼东西(T▽T)

评论
热度 ( 109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