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昊凯】手足

特么的好甜,两个虎牙组的甜甜文。

载酒行:

流水账产物


不要上升










“你这装的都是什么啊,也忒沉了吧。”


“书呀。当代大学生怎么回事,才离开高中校园两年就不知人间疾苦了吗。”


六月八日,高考结束。盛夏的空气里都涌动着热风,丝毫不解暑,反而更加闷热。还好刘昊然穿了件黑色短袖,流汗了也看不出来。王俊凯显然也有先见之明,同样的黑色短袖,捋了一把汗津津的刘海,戏很多地念叨着一二三,扛起一箱子书一溜跑远了。


当代大学生刘昊然,较这位青梅竹马的弟弟年长两岁,这是奉家长之命来给小孩儿收拾毕业后的行李了,简而言之就是做苦力。苦力低头看一眼小孩儿留给他的那箱书——叠得整整齐齐的一箱子试卷和笔记本,上头还搭着几本五三。他把五三翻开一页,扉页上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好好学习,清北等你。”


王俊凯高三开学初收到这套五三,当即冲刘昊然翻了个惊天大白眼,转身往他饭碗里撒了小半瓶胡椒粉。


当然了刘昊然没上清北,去了表演学院,即便如此高考还是考了个颇为可观的分数,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邻居家小孩了。王俊凯对此面上嗤之以鼻,心里还是挺得意,在刘昊然不在的时候实力昊吹:


“我哥在中戏上学,个儿高人又帅,成绩还特好。”


他年纪小又长得幼,班里人宠他,纷纷捧场:


“呀,那得是多帅啊。”


“啥样人能把我们小俊迷成这样啊。”


“我得见见他。”


——刘昊然平时在北京,难得一见,这回过来替王俊凯收拾行李,还没进教室门呢,就被一堆穿校服的小年轻看猴一样围观:


“帅的叻。”


“真高。”


“哎呀他还有虎牙!暴击了!”


 “咱们俊俊也有呀!”


“双重暴击!哥哥弟弟不嗑一发吗?”


话题走向两位正主倒是没注意,此刻王俊凯推着箱子噔噔噔往前跑,刘昊然抱着书箱跟在后边,一路上遇见无数张洋溢着丰收般喜气的脸,大部分停下来跟王俊凯打招呼。王俊凯跑得快,应接不暇,陡然书箱磕在翘起的地砖上,小孩儿绊了个趔趄,差点没头朝下倒地。


刘昊然早习惯了,跟王俊凯待一块儿这么多年心脏病都能免疫,但也不知道担心个什么劲儿,每次还都条件反射地冲上去扶:


“你急什么呀,咱们又不赶时间。”


王俊凯还是磕着膝盖了,“疼。”


估计是挺疼,眼睛都湿漉漉的。刘昊然又看了几眼,只觉得那双眼睛像潋滟的湖,能令人深深地陷进去。


他避开那双眼睛,低头给他膝盖受伤处吹了吹。少年人细皮嫩肉的,他一只手松松圈住王俊凯的小腿,触感柔软又滑凉,叫人有一点点的心旌荡漾:


“书先搁这儿,我带你去医务室。”


 


 




校医跟王俊凯也是挺熟的了:


“又摔哪儿了?”


王俊凯人前乖得要死,委屈巴巴地说:“膝盖——没事不疼。”


“三天两头摔一跤,以后大学了看谁给你上药。”校医四十来岁,母爱泛滥得很,“哟,你哥哥?长得真精神。”


“是吧。”王俊凯笑得齁甜,转眼给敷上药了,小脸又皱成一团,“疼疼疼——老师您不能这么说,我哥照看我呀。”


话毕还艰难地对刘昊然飞了个媚眼,刘昊然也不说话,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俩穿一样的黑色短袖和短裤,门口进来两个小姑娘,忍不住频频侧目。


“副主席。”有个小姑娘笑着喊了一声,“你哥哥好帅呀。”


王俊凯刚才还疼得龇牙咧嘴,一回头又是一脸学长般的正直,“我不帅啦?”


“都帅,你俩不仅帅,而且配。”


王俊凯这下倒不说话了,埋下头哎哟哎哟地叫唤,泛红的耳朵尖露出来。刘昊然被他逗得不行,摸一把小孩儿的头毛,问校医:


“包扎好了?”


校医点点头,刘昊然道了谢,领着王俊凯往门外走。经过两个小姑娘的时候笑了一下,眉眼温柔的青年人也有小虎牙,笑起来好看且促狭,低声说:


“我也觉得挺配的。”


 


 




刘昊然是开车来的,王俊凯直到扣上安全带过了红绿灯,还在战战兢兢:


“我今天才高考完啊,你你你你好好开,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刘昊然哭笑不得:“您可消停会儿吧祖宗,我考本儿两年了你怕什么。”


王俊凯理直气壮:“我没坐过你开的车呀我哪知道。”


车里霎时安静了。王俊凯这话意有所指——刘昊然在外地念书,回来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尤其是今年,偶尔回来一两次,刚好都是王俊凯有事不回家的时候。


他们两家比邻而居十几年,王俊凯高中住校,刘昊然回来却不去看他,小祖宗这是等着高考后一块儿清算呢。


这话题是没法揭过了,刘昊然觉得气氛有点干,抬手开了音响,又说:


“我不回来……这不是怕耽误你高考么。”


这理由更干,王俊凯嗤了一声,靠着椅背扬起下巴,“您何德何能啊,耽误得了我。”


刘昊然没什么底气:“别闹。”


正好此时电台开始放歌,挽救了一下局面。外面树影倒退,刘昊然开车其实很平稳,王俊凯闭上眼睛,听见那首歌在唱:


“手足只得两个字


感觉点只有你会知


不必多讲半个字


一辈子只有跟你可以


谁失踪谁失忆


城市太少不会变


各有各去应战”


他高二的时候刘昊然大一,那会儿他还没考驾照,任劳任怨地每天早上骑车送王俊凯去补课。补课是早上七点半开始,王俊凯自己都没睡醒,在后座上扒着刘昊然的腰补觉。等刘昊然用好听的北方腔调在他头顶说“到了”,又闭着眼睛哐叽一下从车上掉下来,被刘昊然眼疾手快地扶住。


补课结束的前一天刘昊然和班上同学出门玩儿才回来,第二天得补觉,没去送他。王俊凯一个人气哼哼地站在路边等公交车,门口的保安跟他打招呼:


“你哥今天不送你?”


王俊凯一撇嘴:“不稀罕他送。”


保安大叔笑眯眯的,“可不是,地铁公交都能去,小孩儿不能太娇气,非得你哥送。”


王俊凯:“……”


小孩儿心里老不高兴,我哥乐意送,管得着吗您。


王俊凯气鼓鼓地等公交,抽空刷朋友圈,没忍住又点开了刘昊然昨天发的照片。海滨别墅和比基尼御姐,最后一张图里还和一个大美妞挨得特别近。刘昊然笑容灿烂,一口大白牙晃瞎了王俊凯的眼——笑这么开心,中华牙膏咋还不找他去代言。


小孩儿满腔无名火都发在了数学题上,补完课出门的时候头晕眼花。明媚日光下景色漂亮得像青春电影,空气都透明轻盈。蝉鸣声是背景音,葱葱郁郁的草木是布景,完美的打光下站着一个刘昊然,冲王俊凯笑的时候比照片里的更晃眼:


“饿了吧?回去吃饭。”


那一刻王俊凯脑子里乱糟糟的方程式和数学题全溜走了,只剩两个初号加粗的大字策马奔腾,叫做“初恋”。


 








可刘昊然要躲着自己,王俊凯也没辙。他也不晾着刘昊然了,想了半天,干巴巴地说:


“我毕业了啊。”


刘昊然没忍住又笑了:“我知道,你重复几次了都。”


车已经开进小区车库,王俊凯又强调:


“我快十八岁了!”


刘昊然说:“嗯,然后呢?”


北方人开口说话也太犯规了吧,王俊凯想,太苏了!说什么都会被原谅!


他眼睛一闭心一横,在狭小的车内大声地说:


“那我想跟你谈个恋爱!!!”


刘昊然正倒车呢,吓得没把方向盘扔出去:


“不是你再说一次?”


这种情况下还没出点儿事故只能说刘昊然定力强了。好容易把车停稳了,小孩儿浑然不觉,盯着刘昊然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哥我想跟你早个恋。”


刘昊然强健的心脏在颤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特别没说服力的话:


“你还没成年呢……”


“成年了还能叫早恋吗?你让我抓住一下青春的尾巴不行?”王俊凯有点儿着急,“跟我谈个恋爱吧哥,朝阳产业买定离手,入股保平安!”


刘昊然艰难地说:“不是,你……”


这只小兔子外表纯良切开黑这件事,他应该是最清楚的,只是王俊凯一向算计不到他头上,搞得他日复一日沉迷纯良美色,可以说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了。


狭小的车厢里两个人相对,王俊凯活像传销一样凑过来,看电线杆子都含情的桃花眼睛冲他乱放电:


“哥,去年暑假给我告白的人也是你,你不会这么快就喜新厌旧吧?”


他的呼吸就浅浅地落在刘昊然脖颈,刘昊然傻了:


“你……你听见了?那次你不是喝醉了吗——”


他们俩结伴去过很多地方,在凌晨的街道上撸串喝酒,住民宿学人家捕鱼做饭。有一夜两个人都喝得挺醉了,刘昊然留着一分清醒和九分酒意作斗争,最后当然输了,小心翼翼地凑到王俊凯耳边——小孩儿已经睡了过去,如水的月光倾泻下来,真的像个玉石雕刻的精致娃娃。他被美色蛊惑,鬼使神差地,用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低低道:


“我喜欢你呀。”


他睡过去了,没看见溶溶的月光里,对方的长睫毛颤动了一下。


而此刻的王俊凯笑成眯眯眼,十足像个小恶魔:“我没说我喝醉了呀,你自己以为的。刘昊然你怎么这么闷骚啊,我要是不说你是不是永远憋着——”


整整一年不来见他,避开他又忍不住关心他,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喜欢呀。


因为对如同亲手足一般的弟弟抱有不可言说的心思,又因为愧疚而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可是这样的喜欢不是可以随便消磨掉的,喜欢随着年岁一起增长,在葱葱郁郁的树影里、明晃晃的阳光里和少年的心事里充盈——我能怎么办呀,我也很绝望啊。


那就认命吧。


邻居家小孩的典范生刘昊然,在这个夏天做过最逾矩的事,大概就是低下头用亲吻,给了王俊凯一个迟到了一年的回答。


顺便还封住了小孩儿叭叭叭说个不停的嘴。小时候挺乖的,怎么越长越话唠。


但话唠也可爱呀,这样可爱的人从一开始遇到,就忍不住想要笼在羽翼之下好好照顾了。


幼儿园大班的刘昊然第一次见芽芽班的王俊凯,对方因为掉了一块小蛋糕哭得伤心欲绝。刘昊然就像个真正的兄长一样,噔噔噔地小跑过去,给了他一个自己一口都没舍得吃的草莓味棉花糖。


都给你啦。棉花糖给你,小鱼干给你,笑容给你,红透的耳朵和那颗不会说谎、欢呼雀跃的心,都是因为你呀。






FIN



评论
热度 ( 71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