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同演

daLaLa:

#ooc 勿上升




陆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编剧,自己读大学那几年捣鼓的一个校园主题的剧本,修修改改,最后尝试着往一家影视公司投。谁知道走了哪门子运气,在时下被IP剧霸占荧幕的大流中被提溜起来,立了项目,资金到位,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开拍。




他喝了不少,拍着好友的肩,嚷嚷着你懂什么是IP吗,Intellectual Property!




夜宵摊旁边挽着袖子撸烤串的人顿时投过来看脑残的眼神,好友深觉丢人,摁着陆赟的头往下压,出声安抚着一喝酒就大嗓门的人:“那除了当编剧你还干啥。”




说到这个陆赟就乐,他因为有导演系背景,也要进组当副导演,马上就要跟着一位他学生时期很喜欢的大神一起工作了。




好友称赞:“可以,真是时来运转了,看来他们很看好你的本子,这配置非常棒啊,搞不好能拿奖。”




晕乎乎的陆赟把右手抬起放在嘴边,用自以为神秘的表情压低声音对好友道:“厉害的不止这个,你知道他们找的谁和谁做主演吗!”




“等等等等,能不能说啊,不是要保密的?”




“明天就开机了,没事儿。”陆赟嘿嘿嘿地笑,看来是对选角非常满意,那过程他没参与只是知道个结果,但显然他自己也没想到制片方除了找到李导那样的导演外,还找了那两个人当主演。




他拿起还剩些酒的酒杯,和好友放在木桌上的啤酒碰了碰杯,那轻微的一下只发出了短促的声音便消失在喧闹空气中。不过意思到了就行,陆赟喝完最后一口酒,大大咧咧用手背抹了抹嘴,努力摆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是刘昊然和王俊凯。”




……好友听罢沉默片刻,忽然抬起头嗷嗷地说,我去,你写的是同性爱情剧本啊!








开机会上陆赟因为头天的宿醉后遗症,整个人像是按了慢放键,做什么都要在脑子里转一圈才反应得过来。就好像现在拜完神,对面的工作人员对他招手要他去喜庆的红布底下和站好了的主演们合照,他傻乎乎地和人家也挥了挥手。




两秒后觉得自己简直是智障。




现场不仅有剧组人员,媒体记者,还有无数粉丝在外圈长枪短炮对着这片区域,陆赟本身就是个脸皮薄的,顿时感觉脸颊烧了起来。




他低着头快步走过去,却因为太过于紧张对路径判断发生了偏差,差点一头撞上了前面的王俊凯。




之所以说差点,是因为旁边的刘昊然伸手在王俊凯面前挡了一下。陆赟回过神来几乎是惊恐了,忙不迭地道歉。




刘昊然等他站好了,才收回手臂温和地说小心点,王俊凯还问他有没有事,一脸关切的样子。




陆赟摇摇头说没事,再次道歉后自觉往边上走,站定后下意识又往中间看了一眼。




刘昊然把王俊凯往自己身边拉了拉,随后稍微低了头在王俊凯耳边说了句什么,距离太远陆赟听不见;之后手在王俊凯腰后自然地扶了一下,露出标准的笑容,用正常的声音说要拍了,看镜头。




三个主演,刘昊然站在中间,左右两边分别是王俊凯和女主角谢宁——这确实不是同性爱情剧本——不过陆赟好像才发现美艳动人的谢小花一样,视线全部被两个男主角夺去了。




他把脑袋摆正了,心里抱怨起头顶的太阳来,这阳光也太耀眼了些。








下午剧组聚餐,包了酒店整个二层餐厅,在素雅的长桌上吃西餐。




陆赟不爱这些偏生冷的食物,加上昨天夜宵吃油了胃里不太舒服,拿着块餐前蒜蓉面包慢慢磨,没一会儿注意力就被斜侧面的几个人吸引过去。




衣着简单,也没什么发型可言的大导演在跟刘昊然和王俊凯拉家常,谢宁和制片人相谈甚欢。大概是他倾听的姿势被李导发现了,导演让他过去坐,一起聊聊天。




陆赟坐到他左手边,右边是王俊凯和刘昊然。




剧本什么的已经聊烂了,陆赟反而对两位娱乐圈炙手可热的演员比较好奇,便随口问了问李导刘昊然和王俊凯是怎么选的。他听说先定下来的是刘昊然,虽然两个男主戏份差不多,但归根结底剧本核心在刘昊然这个角色身上,要通过他来定女主角和另一位男主角。




陆赟好歹也是娱乐圈人,知道刘昊然的圈中好友不少,比王俊凯经验足的不是没有,另一个角色也不是简单靠脸就能搞定的。




李导想了想:“真说啊?”




“说啊。”




“化学反应吧。”




王俊凯噗的一声笑了,露出两颗虎牙尖尖,李导和陆赟疑惑着看向他,他又转头看了一眼刘昊然,然后摆了副一本正经的面孔,说:“我还以为是我超凡的演技打动了导演呢。”




“是嘛,”李导拍了拍他的肩,“和昊然搭的那段戏演得很好,当然化学反应也是不能否认的。”




陆赟凑了个头过去,问昊然和俊凯以前合作过没有?




那两位被问的还没来得及答,李导先接过话茬,说他俩啊影视上还是第一次,不过我记得两年前一起做过一个真人秀是吧。他这么一说陆赟倒是有些印象,蹦蹦跳跳的一个少年主题的综艺,他还看过几期。怪不得看起来关系不错,陆赟这样想着。




之后说了会儿话,制片过来叫他去另一桌坐坐,他站起来从王俊凯身后经过时发现对方正拿着叉子百无聊赖地转动已经冷掉的意面,盘子里的食物几乎没动,看来是跟他一样吃不来这些东西。








傍晚飘了点小雨,陆赟在房间里看书,不知不觉歪在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晚上十点半,他躺了几分钟回神,然后被饥饿感深深击倒了。片场附近的店十点后不接受外送,陆赟只能放下手机自己爬起来觅食,他把房卡拔下来放在兜里,关好房门出发。




一转身就碰上了刘昊然。




“陆导晚上好啊。”刘昊然客客气气跟他打招呼。




陆赟的视线先集中在了刘昊然手里拎着的一个外卖餐盒上,随后是嗅觉发挥作用,一阵扑鼻的香味迎面而来,他几乎是用上了全身的自制力才没有做出吸鼻子咽口水那么丢脸的动作。他掩饰着转移话题,“怎么不让助理去买,自己晚上出门还是要小心。”




“助理睡得早,这点小事就不麻烦她了,”刘昊然说完了看着陆赟笑,“陆导是不是饿了,要不拿一份去吃吧。”




陆赟忙说不用不用,他自己下去买,又不费劲儿。




刘昊然也不跟他推,转而介绍起片场附近现在还有什么店开着,有什么店味道不错。这种带着专业的吃货精神的讲解把陆赟讲得一愣一愣的,恨不得掏出手机记在备忘录里,听完后从只想随便吃点填肚子变成只想赶紧下去找美食。




“那陆导我先回房了啊,这小面快坨了。”




“重庆小面?”




“嗯,就刚刚说的出门右转走两个街口那家面馆,他家豌杂面好吃。”




就是这玩意儿的香味让他一直想流口水,陆赟诚挚地向刘昊然道谢后和他再见,心已经飞到酒店外面了。不过眼睛还很好使,他清楚的看见刘昊然摸出房卡开了1203的房门。陆赟情不自禁诶了一声,因为中午分房卡的时候他分明记得1203是王俊凯的房间,天地良心,他还目送着王俊凯的助理进去放行李呢。




等电梯的时候陆赟想,也许是去好朋友房间一起吃夜宵吧。




不过他们两个人吃一碗面,够吃么?








开拍后日子就没这么悠闲了,好在陆赟有去剧组实习的经验,不至于手忙脚乱。




为了赶进度划了A组B组同时拍,那天是谢宁的一场重头戏,李导去B组监工了,A组拍刘昊然和王俊凯学生时代的戏份,陆赟独立完成。其实这也是李导的意思,他觉得自己离开高中生活太久了,那种独特的感觉说不定陆赟来更合适。




他们在等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刻。




按照陆赟的剧本,这个场景是下午放学后,刘昊然饰演的高三生L留在教室里写作业,王俊凯饰演的K从高一过来找他,两个少年说笑打闹,然后聊了一些L高考后的事情。




没人敢保证能一条过,所以阳光刚开始呈现红调的时候陆赟就去叫刘昊然和王俊凯开拍,他也是顺便,从操场取了景之后上楼正好会经过在二楼一间教室给他们开的临时休息室。




长长的走廊那头,两位主演的助理正靠在墙边低声谈天,见陆赟过去,打了招呼后其中一位重重地拍了两下关闭的教室门,提高声音喊:“昊然,小凯,快出来,陆导来叫你们了。”喊完后也不进去,站在门前跟门神似的挡着,说陆导稍等,马上就好。




陆赟倒是不急这一两分钟的,只是觉得有点奇怪,那俩孩子在里面干嘛呢,锁着门打游戏么。




没一会儿门打开了,刘昊然走在前面,用来做戏服的校服外套搭在手臂上,里面的衬衫有些皱巴巴的。王俊凯跟在后面打呵欠,眼角泛着红,有一根发丝勾到了睫毛上,刘昊然回头看他一眼,抬手给他轻轻捏下来。




“在睡觉啊?”陆赟问。




王俊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是的,晚上没睡好,刚刚补觉了。




“还是别睡太晚,”陆赟可谓苦口婆心,“虽然年轻,但是你们工作强度还是太大了,保证睡眠才能保证身体健康,游戏要少玩。”




“是啊陆导,我都订晚上十点的闹钟,响了就睡觉......”王俊凯说着撇了撇嘴,啪的一巴掌拍到刘昊然背上,“听见没,罪魁祸首,再打扰我睡眠我要跟你绝交。”




陆赟反应了一秒话里的信息量,说你们不是一个房间还要联机打游戏啊?




刘昊然比他们快半个身位,陆赟看着他用手指揉了揉鼻子,清清嗓子说嗯......打游戏。








拍第六条的时候陆赟觉得效果已经很好了,不过考虑到李导比较强迫症,他就决定再拍一条,到时候剪辑师也有多的选择。




喊卡后他蹲在地上看回放。




镜头从教室的前门缓缓推进,L坐在窗边倒数第二排的位置,K把他面前的作业一股脑抱到窗台上,自己手一撑桌子坐了上去,两条长腿晃呀晃。L虽然无奈但也一点不生气,说答应你陪你去吃晚饭了,你就不能让我把最后那个题算完?K摇头,说卷子是怎么都做不完的,我都要饿扁了,走吧。




两个人就这样一上一下掰扯了半天,L认真地分析一道题目对高考的作用,K在旁边逗他,说那你想考那么好干嘛,肯定是想离我远远的,到大学去找漂亮的女朋友谈恋爱,然后把我这个可怜的小学弟忘得一干二净。




L坐直了身体,眼神专注又明亮,他盯着K的眼睛不说话,喋喋不休的K静了下来,他不懂L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夕阳带来的光影让整个老教室明暗有致,L的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他喊了K的名字。




怎么了。K忽然紧张起来,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K,我......




桌上的少年哎呀一声,跳下来在地面站好,他去拉L的校服,说走啦走啦,再不吃饭真的会饿死!




于是L一句只有四个字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很快他会上大学,遇到一个叫X的女孩,之后K也会和他们考上同一所学校,那个被夕阳包裹的下午只能留在记忆的角落闪闪发光。




镜头定格,窗台上一株随着晚风缓缓摇动的绿色植物渐渐模糊。








朝夕相处了两个多月,电影拍摄进入收尾阶段。




王俊凯跟谢宁有一场雨中吻戏,说起来这还是他的荧屏初吻,那天上午他就处于一种不太正常的精神状态,表现为沉默且粘人,一直如影随形地跟在刘昊然身边。




众人只当他是紧张,不时还开玩笑打趣两句,谁都没注意刘昊然脸色也不太好,一副心情不佳的样子。




天公不作美,虽然乌云密布,但等不来想要的雨,只能人工降水。




王俊凯和谢宁站在雨幕中间,激烈地说着台词,一切顺利进行到K要强吻X那一幕。王俊凯握着谢宁的肩膀,脸往前一冲,一脸大义凛然,看着监视器的众人暗道不好,果然谢宁哈哈哈地笑场了。李导一喊cut,两个小年轻赶紧道歉,调整状态说再来一次。




等到接吻前,王俊凯又僵硬了,被喊停后眼睛一直在往陆赟他们站着的这边瞟。陆赟顺着他的视线寻过去,就看见刘昊然站在那里,抱着双臂看着拍摄的地方。




几次反复都没法顺利拍出李导要的效果,陆赟有一瞬间想过要不要临时改掉这一段,但结合整个剧情,这场戏是三个人真正认清自己感情的重要环节,总而言之,没法删。




李导让他上去说戏,陆赟耐心解释后退回原地,身上也被淋了个透心凉。王俊凯和陆赟背对着对方进入情绪,李导等待了片刻,下令开拍。这次调整后整个戏都顺了,王俊凯狠厉地吻上谢宁的唇,谢宁挣扎着躲避,几番纠缠后谢宁喊了刘昊然戏中的名字,那三个字仿佛暂停键按下,停止了他们的动作。




虽然泪水混合着脸上的雨水早已看不出痕迹,但两个演员还是哭红了眼睛。




陆赟下意识转头看旁边,刘昊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身上的湿衣服黏着非常难受,回酒店有些距离,陆赟想起上次在片场过夜,留了一套衣裤在服装间,赶紧走过去换衣服。




片场搭的服装间不大不小,是L型的空间,陆赟在尽头拐角处换衣服,忽然听见门开了,他探头一看,浑身湿透的王俊凯进来了。他朝王俊凯挥挥手,结果因为站到了视线死角,对方没发现他。




王俊凯拉了一张化妆镜前的椅子出来坐下,手指在屏幕上飞速打字,打完了把手机往化妆台上一扔,低着头沉默了。




化妆镜自带的柔光灯泡散发出莹白光芒,陆赟站在阴影里清楚地看见一滴眼泪坠下,滴在王俊凯的手背上。




他心底叹了口气,这是入戏太深啊,正准备出去安慰一下还在小声抽噎的王俊凯,服装间的门又被打开了,这次关上后还多了上锁的声音。




刘昊然进来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陆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种做贼一样的感觉,他就该在王俊凯刚进来的时候出去,现在无论如何是说不清了,只能等到他们俩走了再说。




刘昊然走到王俊凯身边,在他面前屈膝蹲下,拇指轻轻从眼下划过,帮他擦掉眼泪。




“傻不傻啊,都拍完了还难过呢?”他温柔地问。




“我一回头你就……不见了......”




王俊凯的声音越说越小,几个字里的委屈劲儿听得陆赟都心软得不行,更别提刘昊然了,他伸手去揉那湿漉漉的头发,笑着说我在那儿看着你不是亲不下去么。




“……再说,我也不想看你亲别人。”半晌,他又捧了王俊凯的脸,轻轻道。




拐角的陆赟眼睛瞬间瞪得跟铜铃没差别,如果说前面的举动还是安慰没有出戏的好友,现在这怎么看怎么暧昧啊!




他眨眼的下一秒,王俊凯已经扑到刘昊然怀里去了,少年身上还在稀里哗啦地滴水,但刘昊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紧紧把人抱着,手一下下抚摸着清瘦的背脊。




“还是难受,”王俊凯哽咽着说:“想想L好傻啊,一直不敢跟K告白,K也是等别人死心了他才醒悟过来,怎么会有这么蠢的角色。”




陆赟想是啊怪我,这锅我背了。




刘昊然点点头,轻笑一声:“嗯,L和两年前的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吧。不过还好我比较聪明知道勇敢一次,你也没死心,不然现在不知道你跟这儿抱着谁哭呢。”




结合剧情和这句话,陆赟吓得差点摔到地上,他他他他们俩是一对儿?




他的猜疑在不到一分钟内得到验证,刘昊然低头找到王俊凯的唇,一点点细致地亲,手掌还颇具掌控欲地扶着王俊凯的后脑勺不许他后退,虽然看王俊凯闭着眼睛被亲得昏头转向的样子也知道他根本不会躲。




陆赟战战兢兢,两位当红明星在片场服装间里接吻接得难舍难分,他想还好在这里的是他,如果是别有用心的人,这俩孩子还要不要混了。




就在陆赟担忧着刘昊然和王俊凯会不会年轻气盛继续往下做那啥事情的时候,门被敲响了,对于他来说这声响堪比快死时的回魂钟,敲一下就能救他一条命。




刘昊然放开王俊凯,拇指摩挲着对方被亲得红润的唇,“赶紧把刚刚拍吻戏的事情忘掉。”




“知道啦,”王俊凯好像心情也恢复了,笑着推了刘昊然一下,“去开门,我顺便回保姆车上换身衣服。”








此前不知道刘昊然和王俊凯在谈恋爱的时候,陆赟挺喜欢凑过去跟他们玩,打打手游聊会儿天什么的。




王俊凯很喜欢跟他玩儿,有时候玩嗨了跟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不下来,通常都是刘昊然过来耐心地把耍赖的小孩解下来,从背后搂着抓住两只手,操纵娃娃一样给带到一边去。




之后就没有陆赟什么事了,他基本等同于行走的儿童乐园,刘昊然不在他就要负责娱乐功能。那时候他还觉得虽然只差了两岁,但是刘昊然宠王俊凯跟宠小孩子没差,现在想想,那完全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宠。




自从被迫撞破了两位主演的秘密,陆赟总是控制不住时刻瞟向他们的目光,那些在平常看来不过是普通的举动蒙上了暧昧的色彩,哪怕只是随意搭个肩或是靠在一起咬耳朵也能让陆赟替他们紧张到捏把汗。




日思夜梦,陆赟有天晚上甚至梦到了刘昊然跟王俊凯被狗仔抓包,他们的恋情被撞破相当于投下一枚深水炸弹,一下子炸得娱乐圈天翻地覆。陆赟自己也被记者打爆了电话,出门买个菜还被包围起来问是不是因为拍这部电影让两个男孩子走上了歪路。




他被一晚上接连不断的梦折磨得精疲力尽,第二天在片场午休看见王俊凯窝在道具沙发上睡着了刘昊然找来件大衣给他搭上的一幕,都下意识地四处张望,生怕有不怀好意的镜头对着他们。




他带着掉到下巴的黑眼圈,提心吊胆地度过了最后一周的拍摄。




王俊凯早上先杀青,但他一直等到下午刘昊然也杀青了才走,两个人上了一辆保姆车离开片场。




陆赟在自己房间里看见绝尘而去的车屁股,那颗悬着的心稍微落下来了些,他趴在窗台上,心情复杂,说不好是因为挺喜欢这两个弟弟,还是因为不想在自己第一部戏拍摄中出乱子才这么操心。








后期制作基本和陆赟没什么关系了,他给自己放了个小长假,出去到处走走转转,然后开始构思下一个本子。




闲来无事练笔时会不自觉地写下一些半真半假的文字,大多是关于刘昊然和王俊凯的。剧本无法进行的时候,他干脆转身继续写那些东西,写完当同人往平台上一发,零零散散地收获一些评论,说真好啊,如果昊然和小凯能再一起演一部电影就好了。




底下有人说她贪心,陆赟笑了笑,你们啊,如果知道所有的奢望都是真的,还不得乐疯了。








作为主创之一,陆赟再次见刘昊然和王俊凯是在电影的首映式上,两人穿着同品牌的不同系列西装,一左一右地站在谢宁身边走红毯。




后来签完名合影的时候刘昊然站到了王俊凯旁边,实时直播的视频网站上出现了一条“这样果然和谐多了”的弹幕,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




举办首映的地方是个大型电影院,最大的放映厅里,前面是媒体和影评人,中间是剧组成员,后面是被抽中的影迷和粉丝。




室内光线缓缓暗下来,在悠扬地乐声中电影开演,领衔主演的地方,并排写着刘昊然,王俊凯。




平心而论,陆赟不是个偏爱喜剧的人,按照他最初的版本电影里的三个人都不会有什么幸福快乐的结局。但后期和李导讨论剧本时考虑到商业性还是把结尾写成了开放式结局,算是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




纵然如此,他还是可以预见到众人的忧愁脸。




包括身边的主演之一,他听见王俊凯小声地跟刘昊然讲悄悄话,说拍的时候只觉得一般难过,经过剪辑和配乐感觉好惨啊。




刘昊然点点头,趁着灯还没亮,安慰地捏了捏王俊凯的后颈。








首映结束后剧组去吃告别宴,还是在最开始那个酒店,不过这次氛围活络得多,借着机会攀交情的,自荐的,为下一部戏招兵买马的,都谈得不亦乐乎。




陆赟和制片喝完一轮,看见王俊凯在阳台那边吹风,端了两杯酒跑去要跟他干。




王俊凯接了一杯,但看起来有点犹犹豫豫的,他说陆导,真喝呀。




“喝!”陆赟跟他碰了杯,大半杯洋酒一口干了。王俊凯也不好推辞,杯子都放到嘴边了,刘昊然正巧过来——陆赟不确定是不是正巧——拿了王俊凯的杯子端在手上。




“陆导,小凯酒精过敏,这杯我陪你喝吧。”




说完也咕嘟嘟的喝到见底,陆赟等他喝完,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两人,调戏着说你们关系真是太,好,了,酒也能替喝啊。




说得王俊凯不好意思了,非要说自己才没有酒精过敏,特别能喝,今晚不把陆导喝醉不算完。




两个人一下子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就“王俊凯到底有没有酒精过敏”这件事扯出了无数陈年旧事,包括但不限于王俊凯喝了一听啤酒就浑身起红疹,王俊凯吃了酒心巧克力嗓子哑了两天,去年过年王俊凯偷喝了家里泡的梅子酒半夜发烧,不一而足。




“可是真的酒精过敏是很严重的,我根本没有那些症状。”王俊凯不服气地拽着高脚杯说。




“那也不可以——”刘昊然板着脸说,“乖一点,听话。”




最后那五个字说得极轻,若不是阳台上夜风够大,陆赟或许听不见。








他忽然心生了些羡慕,但身边没有别人,只好仰头去看星星,把空杯子对着天空一举。




“干杯。”








END



评论
热度 ( 85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