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昊凯】白日旧梦1

妈呀怎么那么清新好看甜而不腻啊啊啊

载酒行:

不要上升真人×3










天实在是太热了。军训基地的小卖部没空调,人山人海,刘昊然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活像刚进了汗蒸房。


他放在储物柜旁边的行李箱也不见了,找了好一会儿,才在挨近洗手间的角落里发现它。


等办完所有手续,拖着行李箱回宿舍又出了幺蛾子。宿舍里新舍友正跟一小孩儿嗑瓜子——小孩儿留妹妹头看着挺乖,估计才初中,可能是弟弟什么的,一边嗑瓜子一边比划:


“然后我就看他把我箱子拖走了啊,叫了好几声都没用。”


“你没追上去?”


“人太多他不见了……天啊我想跟他打架。”


舍友提醒道:“他长什么样?”


小孩儿踌躇了一会儿,沮丧道:“一米八几,看上去挺高大的……”


舍友建议他:“那你还是和他理论比较好。”


刘昊然站门口,心想嚯一米八几而且高大,看上去和我还挺像。然后就见小孩儿转过脸来,扫了他一眼,眼睛倏地瞪大了:


“我靠护护护护驾……”


舍友回头一看,莫名其妙:“刘昊然你拿小凯行李箱干嘛?”


刘昊然更莫名其妙:“这我箱子啊。”


妹妹头出离愤怒:“我的!我绕着学校找了俩小时!”


刘昊然已经被开学的各种手续搞得耐心耗尽,不想车轱辘,反问:“你怎么证明是你的?”


妹妹头说:“拖杆最下面贴了个香克斯……”


刘昊然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光速认错:“对对不起啊我们俩箱子是一样的,可能我看错了……”他已经高一了早就不会做在行李箱上贴贴纸这种事了!


对方还是气闷——换谁找了俩小时行李箱以后都这样。按下事后刘昊然在小卖部旁边找到自己箱子不表,此刻刘昊然又道了一次歉,对方摆摆手准备出门了,刘昊然才省起,说:


“等会儿——你是我们班的啊?”


他挠挠头发:“我还以为你初中部的呢。”


小孩儿好容易平复下来的怨气直冲头顶,气鼓鼓地甩下他直接走了。


 


 




小孩儿叫王俊凯,确实比大家都小,早上了两年学。


“那你说他脾气好吗?惹他生气后果会不会很严重?”


刘昊然一米八几的身高偶像剧般的脸,性格倒很小清新。舍友——他们管他叫老大——看他实在纠结,安慰道:


“没事儿,小凯脾气好,不会在意的。”


老大是王俊凯初中同学,说得情真意切。


刘昊然回想了一下对方怒气冲冲的背影,实在不觉得和“脾气好”三个字沾边,有点儿忧愁:


“我怎么觉得不太好呢。你看他像不像那个兔子。”


“哪个兔子?”


“爱宠大机密那个暴力兔。”


舍友正叠衣服,闻言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揣摩:“那你是……夸他可爱?”


刘昊然心事重重,委屈巴巴:“他不会报复我吧。”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屋里小刘人帅心善个儿还高,才军训就以压倒性优势被选为班长。军训期间的班长相当于跑腿的,一天到晚除了训练还得东奔西跑,也就刘昊然吃得消还好脾气,能把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这天他处理完事儿饭堂已经关门了,小卖部不卖泡面,此前他让舍友帮忙打了一份饭,结果一推开门,王俊凯在里边玩手机,另一位室友正瘫床上消食。桌上摆着残羹剩饭,看菜色是他的那份没跑了。


刘昊然好声好气:“哥们儿你好像吃了我的饭。”


舍友惊坐起:“卧槽?可小凯说是老大打多了一份宵夜啊?”


王俊凯摘了耳机,也愣了——他来串门,见老大多打了一份回来,以为是宵夜,刚好这个舍友也赶上食堂关门,就让他吃了算了。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刘昊然这眼神是怀疑他恶意报复吧?绝对是吧?眼神超委屈啊!


王俊凯举起双手:“我真不知道这是给你的……”


刘昊然说:“嗯,我信了。”


王俊凯没辙了。俩人相看两相厌,再次以王俊凯摔门而出收场。


 


 




总之两人这梁子就算结下了。军训时你被教官罚我沧海一声笑,我被捉去打军体拳你起哄,反正不让对方好过。但所谓冤家路窄,趣味活动时两人又老是被分到一块儿,绑着手不情不愿地比赛。青春期的小孩儿胜负欲强,面对任务又想赢又拉不下脸合作,班里人放眼望去正巧一个穿黄短裤一个穿蓝短裤,别扭着做任务时,特像一对面和心不合争夺家产的海尔兄弟。


好容易熬到军训结束,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的班主任大手一挥,刘昊然和王俊凯又成了同桌。


两人就这么不吭声地捱了一天,临到数学课王俊凯先捱不住了,函数定义实在枯燥——他睡着了。


刘昊然本来也心不在焉,视线不知怎么的就飘到了小孩儿脸上。不得不说王俊凯长得是挺好看,面相嫩但又有恰到好处的棱角,只是睡着的时候一团孩子气,睫毛根根分明。


窗外的阳光透过树影,以一个特别偶像剧的角度切了进来,微风扬起了,于是光和影在少年人的面容上跃动。


刘昊然忽然想,他其实并不讨厌王俊凯这个人。


 


 


 


军训完放假后,刘昊然得到的第一个消息是爹妈出差了。他在外面解决了中饭,慢悠悠地往小区里走,还没走到楼下大堂呢,就见一个妹妹头的小孩儿一手叉腰一手打电话,听上去像是丢件了,在和快递员理论。


“那你也没发短信给我呀你还把东西拿走了……”


刘昊然想往左绕过小孩儿往里走,人家背对着他,正理论得来劲,往左一站挡住了刘昊然。


刘昊然想好的吧,往右绕开,巧了对方也往右一步,如此这般三两次,刘昊然无奈了:


“哎小朋友你让一下。”


对方余怒未消,气冲冲地看他一眼,一句“抱歉”还没说出口,眼睛瞪得滚圆:


“刘刘刘刘昊然?”


“卧槽王俊凯?”


对方把电话挂了:“你住这儿啊?”


“三楼……”


“我住五楼,巧了。”


“是挺巧。”


两个人都各怀鬼胎,语气干巴巴的。刘昊然心里叹了口气,正要往前走,听见对方说:


“……刘昊然。”


正午的太阳是有点狠了,明晃晃的。刘昊然眯了眯眼睛,等了半天,小孩儿揪着衣角,期期艾艾地开口:


“我没带钥匙……”


刘昊然也愣了,过了半天挠挠头发,说:


“嗨。”


“多大回事儿啊,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表白呢。”


 


 




“你想得美。”


王俊凯进了刘昊然家门,居然特别乖。


刘昊然新奇得不得了,所以他家是有结界还是怎样?王俊凯进门的时候还默不作声地自己把鞋换了,给他端水就喝水,削苹果就吃苹果,天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暴力兔要做乖小孩,他竟然还一下适应不过来,搞不好是个抖M吧。


刘昊然拿乖小孩没辙——他从小到大都挺喜欢照顾人的。眼下王俊凯正安安静静地吃苹果,一边吃一边走神,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真的像啃胡萝卜的兔子。


刘昊然觉得他大概是被晒蔫儿了。过长的刘海黏在额头上,发丝里和脸上挂着亮晶晶的汗珠。


“你刘海该剪了吧。”


对方回过神来,甩了甩额发:“……是哦。”


“你家长什么时候回来啊?”


王俊凯看一眼手机,刘昊然也跟着瞥了一眼,微信界面,最后的回复框还是绿色的。


王俊凯想了会儿:“可能得晚上……你,你有事?”


“我能有什么事,写作业呗。”刘昊然脱口而出,“……没事儿你待着吧,怪热的——要不去洗个头?”


王俊凯眼睛都在放光,狂点头。


……王俊凯学生证他看过一眼,九月的,处女座吧这是?


他颇为理解地加了一句:“你干脆洗个澡算了。”


他直接从王俊凯咔嚓咔嚓乱放电的眼睛里读出了“我爱你”三个字并一堆感叹号。


王俊凯这个澡还洗了蛮久,刘昊然守在客厅里听水声哗哗的总觉得有点怪,像走进了一夜情片场。他生怕下一秒王俊凯披着浴巾出来,刷了好几十道数学题平复心境。


然而没有,王俊凯出来的时候T恤大裤衩,擦着头发问:“昊然你家吹风机呢?”


刘昊然心说得征服叛逆期小孩儿的最好办法居然是提供澡堂子,然后才想起来,他家吹风机坏了。


王俊凯没多大意见,说哦,坐在沙发上用浴巾胡乱擦了一把了事,伸手去够茶几上的水果。


他借的刘昊然的衣服,松松垮垮地罩身上,细胳膊细腿一览无遗,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不知怎么就触动了刘昊然天生过强的保护欲,把浴巾一捞,说你吃水果吧,头发不是这么擦的。


然后新晋发型师Allen刘就直接上手了,王俊凯被揉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又不好说什么,心想唉刘昊然是个好人,就是这劲儿怎么这么大呢,像在报复我。天啊他不会真的还记仇吧。


最后他下了结论:刘昊然可能特别缺一个弟弟。


当代独生子女真的好寂寞哦。


 






下午六点的时候王俊凯的手机还是没动静。他嘴上不说,只是手机摁灭了又开,看得刘昊然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那会儿他们正在做物理题——对真的在做物理题,我国的高中生自觉性在刘昊然身上得到了杨永信听了都流泪的体现。而王俊凯受到触动,也加入了做题的行列。


其实是刘昊然晚上要打攻防没时间写作业,王俊凯正斜着眼睛偷瞄答案。


满室静谧,岁月静好。瞄到一半刘昊然的肚子先叫了,王俊凯寄人篱下不好大笑,憋得特辛苦。


刘昊然说:“……你笑吧笑吧。没良心的,这都几点了换谁谁不饿啊。”抄过手边的外卖单开始研究。


王俊凯好奇地问:“你平时就吃外卖啊?”


“我爸妈出差了。”


下一句没说:我不会做饭。


王俊凯从餐桌边起来,去厨房打开冰箱看了一眼,冲餐桌那边遥遥地喊:


“哎你别点外卖了,家里开伙就行。”


刘昊然跟过来:“你会做饭啊?”


王俊凯看一眼,对方满脸惊讶,眉毛扬起来,特像蜡笔小新。


他不知怎么有点开心:


“会做饭不好吗?半夜十二点不至于干啃泡面啊。”


“靠,别提这茬。”


这个梗是军训的时候刘昊然又有一次去开团委的会,赶不及吃饭,半夜十二点饿得死去活来,从宿舍旮旯角搜罗出一包泡面,半夜没热水,直接干吃了,由此扬名立万。


王俊凯又露出了那种有点蔫儿坏的笑容来,虎牙晾在外边,也不嫌凉。


“鸡蛋,竹笋,挂面,还有块肉。”他念念叨叨,“那就鸡蛋面吧,鸡蛋竹笋面,还有肉,多好。”


王大厨功底是有的,就是看上去有点儿不着调。刘昊然在旁边看他大刀阔斧地切肉切菜,每一刀下去的声响都在他心里回荡颤抖,生怕咔嚓一刀下去没切对位置。


“你小心啊。”


重复了第十遍以后王俊凯烦了,把肉装碗里,给刘昊然一指:“你拿生粉把这裹一下。”


刘昊然:“???”


王俊凯正打鸡蛋呢,手里空不开:“就是把生粉裹上去,rua一下——哎就是揉一下,不然待会儿炒着不嫩。”


刘昊然照做,王俊凯说:“哎对,真棒。”


这语气可以说是非常敷衍小孩子了,刘昊然默不作声地把夸奖崇拜的话收回去,低头作业,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沮丧。


可面是好吃的——王俊凯做的面很有家常的味道。两人都饿极了,屋子里只剩哧溜吸面条的声音。


王俊凯手机响的时候刘昊然在洗碗,水流声挺大,但他不知怎么还是听见了。


从他的角度能看见餐桌旁的王俊凯。小孩儿本来瘫在椅子上消食,此刻坐直了,却没动静,低着头垂着眼帘。


那铃声锲而不舍地响了大概三四遍,他才将电话接了。


刘昊然忙不迭把水流调大,还很做作地哼起了歌。歌声荒腔走板好比钢锯摩擦,没过一会儿王俊凯估计打完电话了,遥遥地冲厨房怒喝:


“刘昊然!闭嘴!”


于是厨房那边消停了。刘昊然洗完碗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盘芒果。


王俊凯不知怎么有点儿被触动了,觉得刘昊然这人还挺好,由衷地想夸一夸,结果张口说:


“你喂猪呢。”


刘昊然把水果放下,捋了一把小孩儿的头毛,说:
“可不就是喂你吗——吃完了再回去。”


王俊凯七绕八拐的小情绪就这么被拆穿了,也没觉得多不好意思——大概是芒果特甜吧。


刘昊然看他吃得香,也叉了一块芒果,尝完了可劲儿夸自己挑水果眼光好。王俊凯没接茬,眼睛弯成月牙,想当今独生子女果然寂寞啊,他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缺一个哥哥。


 


 


可能有TBC


 


 





评论
热度 ( 3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