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昊凯】你是年少的欢喜

高能少年团结束后若干年的设定 半真半假的rps走向 得不到 放不下 忘不了

丢丢丢丢丢:

【】我编的  别上升  OOC


【】5000+  流水账


【】其实我也觉得题目这个梗有点老了...





王俊凯最近有点上火。算不上太严重,可偏偏憋屈的长了个溃疡,舌头尖儿往那里一扫又疼又痒的,影响食欲的同时又影响心情。


偏偏这溃疡一时半会儿可能还好不了。他这两天刚从一个剧组回来得了这么几天休假,闲得无聊时闭眼儿一琢磨自己这大半年光忙着各种串戏了没怎么顾得上演唱事业,再用小号视奸饭圈一看他湖里的大闸蟹已经寂寞到开始单曲循环他的清明雨上了。王俊凯想着我可最宠粉儿了,就合计着出首单曲来投喂粉丝,末了还踌躇满志的准备来首自作词自作曲。


最好还是首情歌,王俊凯暗戳戳的想着,到时候不知道她们会怎么炸。


可灵感这东西不是说来就来的,他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了,脑海里成型的旋律也就那么三四小节。没办法,没有实战经验他写不出那么甜腻的曲调。嘴里的溃疡撩的他集中不了注意力,干脆放下吉他专心舔,正舔着呢被微信声给捞回了思绪。


微信是刘昊然在他们那个柬埔寨天团里发的,是条语音。


王俊凯甫一戳开,少年清亮又健气的声音便在整个房间里回荡,“拍这么多天戏可是憋死我了!今儿我收工请你们吃麻小儿走不走兄弟们?”


微信群里立刻炸开了锅。董子健调侃他演了个和尚天天吃素,张一山王大陆表示十分想去然而一个在拍戏一个还在台湾录节目。王俊凯看着他们在群里怼来怼去笑的虎牙直往外露,直到被点名了才赶忙回一句。


“小凯有时间,他这几天正休假呢。”


“对对对我有时间!昊然我去!”





王俊凯到的时候刘昊然已经坐了有一会儿了,正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看手机,一见他进来立刻挺直了背按灭了屏幕。小孩儿一边挂衣服一边冲着他乐,“昊然你不用每次见我都绷得这么紧张。”刘昊然嘴上嗯嗯啊啊的否认着,手上却更小心的把手机往怀里收了收。


见小孩儿坐下了刘昊然边和他唠嗑儿边等着麻小儿,“听说你这次演了个魔头的儿子,不错啊挺大突破啊。”“你别提了这次那个造型真是中二死了我宁愿再去校园剧里演个学长…”王俊凯摆着手一脸往事不要再提的悲痛表情,却在几秒之后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啊你刚杀青你断网了这么多天你咋知道的?!”刘昊然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机,并不想暴露自己有个小号的事实。


刘昊然摸了摸鼻子打着哈哈,幸好小孩儿并不十分纠结于这个问题,下一刻便趴在桌子上皱巴着一张小脸苦兮兮的望着他,声音里带着点儿化不开的哀愁,“昊然你谈过对象没啊?我想搞对象了。”


刘昊然闻言整个人都是一抖,“小凯你,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这个?”“我要写情歌!但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我想找恋爱的感觉!”刘昊然莫名的放了点儿心下来,正想开口说点儿什么却又被小孩儿截了胡,“诶昊然你演过挺多校园偶像剧的吧!你肯定挺熟悉!你帮我找找恋爱的感觉呗!”


刘昊然震惊,刘昊然惶恐,刘昊然不知道怎么接话。刘昊然这边正涨红了一张脸结结巴巴的准备着措辞,那边王俊凯也红着一张脸看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昊然你太好笑了,一山哥说你经不起逗我还以为骗我的哈哈哈哈哈,怪不得那么多姐姐阿姨想和你谈恋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刘昊然看着面前笑到癫狂甚至还打了个奶嗝的人一脸冷漠,在内心甩了他一个大大的“哦”。


怪他自己,他怎么就忘了王俊凯这孩子鬼点子特多还特爱满嘴跑火车。


这厢王俊凯终于笑够了,刘昊然便招呼着他开吃。可刘昊然已经吃了四五只了那边还一只都没吃完。他瞅着小孩儿捂着腮帮子一脸惆怅的模样以为是还在为新单的事情发愁,就先停了手上的工作劝慰他,“小凯你也别太着急,这种事儿急不来的,就像我们拍戏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进入状态的,你得等那个感觉到了才行。”


王俊凯抬头瞟了他一眼,却依然是无精打采的,凉飕飕的好像在说“嗯嗯嗯这些我都知道您就不要再给我灌鸡汤了好吗我的昊然哥哥。”刘昊然有点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清了清嗓子,“好吧虽然我五音不全但这么多年偶像剧也不是白拍的,实在不行的话我还是可以给你传授点儿的。”


“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刘昊然的错觉,他感觉对面小孩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桃花眼仿佛忽然就有了生机,里面的水光晃得他一哆嗦,于是只得赶紧低下头嗯啊的应着,也就没看到王俊凯在对面笑的像只成功骗到小鱼干儿的猫。




刘昊然发誓他本来只是想客套一下,顶多在王俊凯微信cue他的时候帮人想几句词儿,他实在是没想到他和王俊凯的新戏竟然在同一座影视城。


他那天刚拍完一场戏跑去附近的冷饮店想来根冰棒降降温,排队的时候看着面前的小脑袋怎么看怎么熟悉,头顶的小呆毛一晃一晃的引得他忍不住想上手戳一下。这边正暗戳戳的抬起了手就快要碰到了,那边小孩儿声音出来的一瞬间就吓得刘昊然没控制好力道一下子拍了上去。


“诶呦,啷个拍我脑袋瓜!”


得,把小孩儿气的重庆话都飚出来了。


刘昊然正准备着用双倍的冰淇淋赔罪收买,王俊凯一扭头看到是他,已经高兴地差点儿蹦起来了,


“昊然昊然!你也在这里啊!你拍什么呀!嗨呀好巧呀!我跟你说我这两天正好卡壳了就等着你了。你也不用太紧张我不会让你帮我写曲子的你帮我想个词儿就行,毕竟我还是不太信得过喜欢听 Lost River 的人的…”


王俊凯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刘昊然却没太在意他说了些什么。


小孩儿这次大概是接了部民国剧,穿着衬衫马甲,略微贴身的裤子将长腿展露无遗,本该凌厉的锋芒却被那个可爱的小领结给调节的恰到好处,已经180+的人了却还是幼稚的不行,以至于少年气息喷薄的同时又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捏一把苹果肌。


刘昊然想着,也就真这么上手了,“好了好了都听你的。”


手感挺不错的,怪不得一山那时候总喜欢叫他起床。刘昊然手上又捏了一把,那你嘲笑我品味这件事儿,我就暂且先不追究啦!



王俊凯的新戏中并没有很重的戏份,而刘昊然这部戏也只是男三,戏份并不多就是时间跨度比较大,总而言之两个人都挺闲的。于是在两人都琢磨完了自己的戏拍完了当天的场之后,便时时将两颗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实话说刘昊然虽然也扛过大旗主演过偶像剧,但他在写词这方面还真是头一回。他不知道怎么下手,只好把自己学过的理论,背过的情诗,揣摩过的台词通通搬出来。可王俊凯偏偏是个处女座,龟毛的很,对他百般挑剔。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诶呀我要那种甜甜的哄粉丝呢!昊然你这个不行!”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昊然这个是很好啦!但你能保证整首歌都是拗口的诗词吗?”


“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你才丑呢!我粉丝明明爱惨了我这张脸!”


“.…..”


刘昊然生气,刘昊然愤怒,刘昊然表示不想理他。


“那不如咱天衣无缝的凯爷亲自来?”


“QAQ ”


刘昊然投降,刘昊然屈服,刘昊然表示好好好咱们下一个。刘昊然低头翻下一本书自然没注意到身后笑的像成功偷到一斤,不,一吨小鱼干儿的猫的某人。




转眼间一个月都快要过去了,王俊凯一个星期前就杀青了却还是赖在这儿没走,说是非得把歌写出来。刘昊然也就随着他闹,毕竟导演啊其他演员啊也都挺喜欢他的,他也就每天咧着两颗虎牙在各大片场瞎闹。


既能混个脸熟又能和前辈取取经,挺好的,刘昊然想。


今天晚上刘昊然就也要杀青了,王俊凯说等着他拍完请他吃杀青饭。拍前闲暇时间两人又开始嘀咕了。这么些天来刘昊然从情诗一路讲到了导演风格,今天准备说王家卫来着。其实他讲的这些东西能帮王俊凯多少他也没有底,但本着为他今后拍戏的道路帮帮忙的态度,刘昊然还是挺认真的。


“大概是这样,不过要说浅显易懂点儿的话,王家卫老师的台词风格大概就是一个事件+一个拗口的时间+一个无聊的事件,我给你举个例子啊…”


王俊凯其实是有点儿佩服刘昊然的。他聪明,善良,可靠。夕阳下的少年忍耐了他近一个月的无理取闹,睫羽在余晖下有节奏的抖动着,王俊凯看着少年认真的侧脸,埋在心里发誓永远不要说出来的话就这么从嘴边溜出。


“我今天背了208个单词,作文写了812个字,强迫自己用120分钟写完了一套文综卷子,比上次高了21分,我告诉自己最好在十一点半之前完成课业,这样在明天到来之前,我还有半个小时可以用来想你。”


王俊凯说这话的时候收起了以往的或崇拜或调笑,他是认真的,严肃的,仿佛面前的人就是那个被他所偏爱的人。


糟了,刘昊然想,被这样的一双眼睛注视着,让他无端的想起来一首诗,


“跟我走吧,忐忑给你,情书给你,不眠的夜给你,四月的清晨给你,雪糕的第一口给你,海底捞的最后一颗鱼丸给你,手给你,怀抱给你,车票给你,跋涉给你,等待给你,钥匙给你,家给你,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全都给你。”


刘昊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念出口王俊凯有没有听到,但他俯低身子平视着小孩儿,问他,有可能吗?


王俊凯笑了一下,仿佛又从那个深情的少年变回那个稚气的小孩儿,他说,昊然你知道我昨天背的第207个单词是什么吗?


刘昊然不回答,于是他便自顾自的说下去,他说,是 impossible 啊昊然。


他说,昊然我们都知道的,这太难了。




刘昊然拍完最后一场出来的时候已经11点了,外面自然还有饭馆开着,但没有王俊凯,也没有杀青饭,只有一个被抛弃了的约定。



几个月后,王俊凯新单发了,是首情歌,名字叫年少的欢喜。


粉丝守着首发时间听了,然后疯了,一个个奔走着嚎着说我家俊俊不得了了,不愧是长大了,都已经会写情歌来撩人了,这到了25岁可怎么办啊。只有少数几个粉丝保持了理智,说你们这么激动干嘛,俊俊这歌是首苦情歌啊。虐的怎么了?女友粉表示不服,虐的那我也是俊俊歌里的白月光,是他的朱砂痣。理智粉一听诶呀这个解读貌似也挺有道理,便跟着一起下湖疯狂舞蹈了。


没错,王俊凯新单曲调歌词都挺虐的,苦逼程度甚至和他的偶像老周有的一拼。但粉丝买账,并将其推为“王氏情歌”。


王氏情歌发布后王俊凯请柬埔寨天团的团友们吃了顿饭,或许是时机正巧难得的五个人聚齐了。


这个圈子里的人本来就有些被迫的人情淡薄,即使有心交好也难免被过满的行程与交错的安排所打乱。所以在这场算得上久别重逢的会面里大家都有些兴奋,一来二去的也就少不了酒精的助兴。


刘昊然没喝多少,他说刚刚过去的庆功会上让他对酒产生了抵触情绪,同时也对剩下几个的酒品表示了不信任,怕自己也倒了之后连个叫车的也没有,第二天直接上各大头条。


剩下几个大小没良心的也就不管他了自顾自玩的开心。喝了几杯之后,大家也就开始闹了。


“小,小凯宝宝啊,你前段时间不是还说自己要写那种,那种甜甜的情歌嘛,不是还说要给我唱的嘛,怎么变成这个了。”张一山搂着王俊凯的肩口齿不清。


王俊凯下意识的看了刘昊然一眼,但那人只是低着头看着面前的气泡饮料,仿佛根本没注意到这边一样。他扯了扯嘴角转身挂到张一山身上,冲他撒娇,“一山哥我都答应粉丝了25再搞对象,你等,等我到25了,写出来的歌绝对比大陆的台湾腔还甜还腻。”


“好哦坏小孩你又嘲笑我!”


大家笑作一团,刘昊然却突然毫无由来的感觉有些烦躁。刚刚张一山突然地一嗓子吓得他手腕一抖掉了颗花生米在那杯气泡饮料里,他想等着它自己浮上来,却发现浮力貌似不太够。那好吧他自己动手用筷子夹出来,可几次尝试不仅没有成功,还把饮料的气泡给搅完了,变成了一杯有些发腻的糖水。


是不是一开始就不要夹那颗花生米比较好,刘昊然捂着脸想,那样的话花生米好好的,气泡饮料也好好的。


最后走的时候王俊凯挨个拥抱了他们每个人,可能是因为大家聚一起的机会实在不多,这次分别实在是有些化不开的离愁别绪。不知是被氛围所感染还是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晕晕乎乎,王俊凯抱住他的时候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他说,


“昊然哥,是你。”


刘昊然仿佛被小孩儿身上的酒气熏到了,大脑也不灵光了,跟着他说胡话,他说,


“我知道。”




刘昊然收到了条短信,是小区物业发过来的,说是让他下楼去领快递。


他暂停了电视上的网络播放,对着镜子拨了拨自己睡的乱蓬蓬的满头呆毛,走到门前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却还是拖着自己的皮卡黄拖鞋出了门。他下了楼,勾了勾嘴角冲工作人员扯出一个“中华炫齿白”的标准笑容,工整的签下自己的名字,拿着那份薄薄的快递又进了电梯。


他回到房间,手里抱着那份快递,又按下了电视的播放键,少年们青春而又热血的声音便又开始在房间里回响。刘昊然开始跟着节目的进度或紧张或哈哈的笑,直到那句“无热血,不少年”说完很久房间里还一片静寂后,他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看的已经是最后一期。


刘昊然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从愣神的状态里回了过来。他伸了个懒腰却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低头一看才发现了那个被自己遗忘了好久的快递。


刘昊然漫不经心的拆开了快递取出了里面那张薄薄的光盘塞进了DVD机。他本不该如此草率的,身为一位艺人,有人匿名寄来光盘是件很应该警惕的事儿,但可能是近来连番赶戏的缘故,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到不想再动用一点脑子来思索这背后可能的原因。


他按下了播放键转身准备回沙发上继续瘫着,却在背后声音飘出的一瞬间触电一般的立在当场。


刘昊然转过身,听小孩儿唱那首他们在片场共同完成的歌,听小孩儿唱完之后,咧着那两颗小虎牙冲他乐,用略带哽咽的声音笑着说,“作词 刘昊然,作曲 王俊凯,演唱 王俊凯。”听小孩儿皱了皱鼻子接着对他说,“昊然,其实你那天找我吃麻小儿的时候,我嘴里有个溃疡来着”。


刘昊然听了这话也开始乐。真是个傻小子,你想吃我什么时候不能带你去,非要生着病去。可正乐着呢忽然感觉口腔内一阵轻微的刺痛,他伸舌头进去舔了舔,黏膜有些充血水肿。


貌似是要长溃疡了。








# 里面说王家卫台词风格的那句话是我很早以前从知乎上看来的  还是标一下引用比较好  嗯

评论 ( 1 )
热度 ( 2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