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昊凯】白日旧梦2

甜 又不傻白 啊啊啊我帮你挡挡风 撩人技能max!

载酒行:

勿上升真人








第二天刘昊然踩着点去上课,门口级委查迟到,他好容易猫着腰挪到自己位置上,一抬头,吓得书包啪地掉地上。


课桌上热气腾腾的早餐和双手托腮笑眯眯的王俊凯构成了一副相当诡谲的画面,他第一反应双手护胸,然后看见王俊凯绽放了一个初恋一般的笑容:


“早上好啊昊然。吃饭了吗?”


“……吃,吃了。”


王俊凯把早餐推过去:“多吃点儿吧,还长身体呢。”


他推过来的那个煎饼料足个大,刘昊然心想你喂猪呢,但不敢说,小心翼翼道:


“你想干嘛?”


王俊凯特诚恳:“建立邦交。你看你昨天帮了我,军训的事儿咱俩就别再纠结了,从今往后您是我哥,哥你多吃点儿,舍不得看您饿着。”


刘昊然将他那张小白兔似的脸来回盯了二十遍,确认纯良无辜,咽咽口水:“……啊,举手之劳。先放着吧我饿了再吃。”


早读查勤开始了。两人也没法儿再磨叽,心猿意马地竖起课本念文言文。刘昊然做什么事都专注,很快真的开始背课文了。王俊凯拿书挡着,看一眼课本看一眼刘昊然,觉得自己新同桌今天倍儿精神。


唉都是校服怎么人家就穿得这么熨帖呢,他念一句文言文看一眼刘昊然,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刘昊然这人长得其实还挺帅的。


 


 


 


王俊凯这回建交心诚,刘昊然算是体会到了。


那煎饼吃得他腮帮子都酸,三节课过去了还剩一半,他都快撑死了。中途大课间老大过来串门,刘昊然跟他诉苦,被人嘲笑了一通,然后说:


“吃不完就不吃了呗。”


刘昊然瞥一眼远处跟朋友嘻嘻哈哈的王俊凯,哭丧着个脸:


“不吃良心会痛。”


老大:“哈哈哈哈。”


“真的,你试试,被他这么看一眼你要能拒绝我管你喊爸。”


说话间王俊凯回到座位上,先跟老大打了个招呼,然后说:“你上节课笔记抄了吗?”


刘昊然叼着煎饼,从抽屉里拿出笔记本递过去。王俊凯低着头抄笔记,没一会儿拿笔戳戳刘昊然手肘,问:


“正午太阳高度角是什么?我没看懂。”


刘昊然又把煎饼搁下了,接过他手里的笔:“你看,因为太阳直射点在南北回归线移动……”


课间吵闹,因此两人脑袋靠得极近,说话时更像窃窃私语而不是正经地讨论题。没过一会儿刘昊然像是顺便讲了个笑话,两个凑在一起的脑袋突然弹开,王俊凯笑得见牙不见眼,刘昊然也笑,两对虎牙齐上阵,晃瞎老大的眼。


老大:“???”


但后来也就习惯了。王俊凯本来就属于没骨头那一型,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尤爱靠在别人身上——刘昊然作为同桌自然不能幸免。五班恒定的风景线,一个是墙角隔三差五越狱的金鱼,一个是窗台摆满一溜随时可能死掉的绿植,还有一个就是课间时刘昊然正襟危坐做题,王俊凯整张背靠在他右肩上打游戏。


夏去秋来,秋季运动会很快到了。


五班民主,自荐一轮抽签一轮挑壮丁一轮,一个都别想逃。班会课刘昊然捧着个盒子,班里人则一个个上去抽签。老大打头上去抽到个三千米,全班起哄。老大本人则哭丧着脸,跟班长打商量:


“换一个呗昊昊,然然,昊然宝宝。”


刘昊然被恶心得不行,“噫”的一声蹦开老远,“抽到什么就是什么啊,蔡毅不许求我,每个人都这样还要不要公平了。”


蔡毅是老大本名,此刻正不爽:“那你抽一个。”


“成啊。”刘昊然挑衅似的摸出一张纸,两指夹起来给底下人看了一圈:


“100米自由泳。”


“跨栏110。”


“跳高。”


班长以身作则抽了三个,接下来也没人对自己抽到的项目有异议了。当然插曲还是有的,班里女生们被刘昊然此举苏出一口血,纪律维持不过来,因为班长本人已经在“班长我爱你”“刘昊然你怎么这么帅啊”的瞎几把表白中红透耳朵了。


一片吵嚷中轮到王俊凯上去抽签,小孩儿随便摸了一张,刘昊然凑过去看了一眼,三千米。


王俊凯还没开口,刘昊然就抢先道:


“这个不行,换一个。”


底下有人抗议:“怎么小凯就能换啊?班头你搞特殊化。”


刘昊然只抬了下眼睛,“人有低血糖,你有吗?你有我也不让你跑三千。”


底下又沸腾了,同一拨女生继续在下面瞎几把表白:


“天哪护短了护短了。”


“太宠了吧。”


“甜死了。”


王俊凯扯了扯刘昊然衣袖,小声说:“我能跑,三千而已嘛。”


刘昊然想都不想:“不行,肯定晕。我还不知道你。”


王俊凯的低血糖在班里不是什么秘密,原因是他在班上发作过一次——没吃早饭上体育课,又有转圈的训练,直接没站稳吧唧倒下了,把旁边的刘昊然吓得不轻。


好玩儿的是王俊凯倒下时还迷迷糊糊地问刘昊然呢,旁边人说跑去学校超市买巧克力了,最后一通折腾下来又成了王俊凯瘫刘昊然肩上,俩人都不用上课了,刘昊然掰两口巧克力喂一口水,脸色既差且黑,说你有低血糖怎么不跟老师说?


王俊凯说哎我忘了忘了,再说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从那以后刘昊然书包里总带着点甜食,就怕他哪天又来这么一出。


起哄完了王俊凯抽第二回签,八百米,点儿背人设不崩。


刘昊然又打算放水,王俊凯瞅准了,往后退了一大步,举手:“别,就这个了,不然咱们班头清誉不保。”


刘昊然眉毛一抬,说:“清誉不保这词儿是这么用的吗?”


王俊凯冲他做了个鬼脸,蹦跶回座位了。


 


 


结果八百米当天,刘昊然比王俊凯还紧张,高考考生老父本父,拎着个包严阵以待,包里有毛巾、巧克力、糖、代餐棒、运动饮料和……绷带。


检录处王俊凯一边高抬腿,一边对刘昊然说:“别紧张,别紧张。”


刘昊然深吸一口气,双手搭上小孩儿的肩,双目如电吐字清晰:


“不、要、死。”


王俊凯简直要一巴掌呼过去:“叫你少看快餐小说!”


那边蔡老大也带着一帮莺莺燕燕过来助阵——王小朋友的班宠地位倒和他同桌的班长地位一样稳固。比赛不给陪跑,开始前刘昊然守在王俊凯边上,小声跟他说:


“剩下两百米我陪你跑。”


——这直接导致了王俊凯毫无后顾之忧,发令枪一响冲得比谁都快。一圈之后落在后面一点儿,刘昊然挂着工作证混进跑道内圈,在足球场草皮那一圈儿跟着他跑了剩下四百米。


到了终点后王俊凯脚下一软,被前来助阵的一帮莺莺燕燕和几个兄弟团团围住。刘昊然眼疾手快地把他捞起来,问他怎么样。


“没事没事,真没事。”王俊凯手撑着膝盖,喘了会儿气,抬头擦了一把汗。


“都让开点儿,他喘不过来气。”刘昊然见状开始赶人,等王俊凯不那么气闷了,又上手拍他背,“呼吸放匀,没,没病你就走两步……”


王俊凯差点儿笑背过气去,刘昊然忙不迭闭上那张说白烂话的破嘴,扶小孩儿坐到看台边上。


喝了几口水王俊凯算是缓过来了,扯扯刘昊然衣袖,问名次。


“你们那组第三名,不错了,蔡毅那智障三千米跑了个倒数第三……”


他唠叨着蔡毅,眼睛却是看向王俊凯的。小孩儿嘴唇还泛白,脸色也白,但笑容真心实意眉眼弯弯,是很高兴的样子。


那双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很像两尾小鱼,灵动又懒洋洋的,游到人的心里去。


“昊然?”


正出神的时候有个声音响起来。喊他的人站在看台边上,离他们不远。王俊凯探出个脑袋看了一眼,是个姑娘。


很漂亮的姑娘,黑长卷发,个子高但很纤瘦。王俊凯又挺在意地看了一眼,大概有一米七。


“乔乔?”


那一瞬间刘昊然似乎是想站起来,但最终还是没动,只朝对方挥挥手:


“你怎么在这儿?”


姑娘坦诚得多,直接小跑过来,坐在下面一级台阶上:“我转学了呀,附中那帮人没告诉你?”


刘昊然挠挠眉心:“靠,我就说他们最近神秘兮兮,跟学校里来了个母老虎似的……”


他俩这场寒暄行云流水,且大有滔滔不绝之势。王俊凯插不进话,下巴抵着膝盖,抬起眼睛瞅了几眼。


他现在觉得自己低血糖了。哎他要是此刻就地打个滚什么的,刘昊然能丢下那姑娘过来照看他吗?


“刘昊然我想喝水。”


水瓶还在刘昊然手里,这人被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水递过去。姑娘也转过视线,笑着问:


“我叫乔乔,昊然初中同学。你是?”


“王俊凯。”


“啊!我记得你!”乔乔有些惊喜,“你在校庆晚会有吉他弹唱对不对?很帅啊我们班超多女生喜欢你。”


这下换刘昊然惊讶了:“你什么时候上晚会表演了?”


那几天刘昊然报名跟地理科组到内蒙古考察去了,别说看表演,甚至不知道王俊凯要上台这回事。王俊凯白眼一翻,说:“你不知道的事儿多着呢。”


姑娘在一边捂着嘴笑。


小孩儿突然有点无处发泄的气闷,把水瓶一拧,起身一瘸一拐地去找蔡老大玩儿了。


 


 


 


那边厢,蔡老大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刘班头给卖了,拉着王俊凯吹嘘了好一会儿三千米光荣战绩。小孩儿听得心不在焉,点头好似鸡啄米,目光有事没事往看台那边飘,飘一会儿又赶紧收回来。


蔡老大顺着目光看过去,看台那边好一对俊男靓女天赐良缘,眼珠子也跟着定在那儿不动了。


“小凯,咱班长旁边那姑娘是谁啊?”


“隔壁七班的,叫乔乔。”王俊凯没精打采道。


老蔡没接话了。王俊凯郁闷地揪了会儿草皮,觉出不对劲,猛一抬头,蔡老大眼神定定的落在乔乔身上,不是魂飞天外,就是一见钟情。


王俊凯:“……”


王俊凯觉得事态有点复杂了。


校运会结束后,很快又到了艺术节。刘昊然所在的部门负责整个艺术节的统筹,忙得日夜颠倒,经常连吃饭也赶不上。而此时的王俊凯已非彼时的小恶魔,煎饼事件之后他给刘昊然带饭仿佛带上瘾了。刘昊然每每踩着晚修的点进课室,桌上都摆着一份保温盒装的晚饭,料多实在,刘昊然这学期以来胖了起码五斤,都怪王俊凯。


但有一回他临回课室了遇见乔乔,两人就聊了一路艺术节的安排和以前同学的现况。等回到课室,他桌上就一个超市加热的鳗鱼团子,大概只能塞个牙缝吧——王俊凯特别冷心冷情地坐在位置上,扣着耳机,埋头写数学题。


刘昊然把他耳机摘了:“水给我喝一口,就吃这个,噎死我啊。”


王俊凯把耳机又扣上,扔了一瓶水过去。


刘昊然吃了个闭门羹,也不气馁,晾着虎牙搭上王俊凯肩头:“你就给我吃这呀?”


“就这,不服憋着。”王俊凯跟他待久了,说起北方腔都顺溜,话里格外有股狠劲儿。


前面蔡老大转过头,“你体谅下小凯,他刚把给你买的披萨整个儿吃了,你看这小脸红的,就是吃撑了。”


刘昊然震惊了:“整个?几寸的?下课我找找有没有消食片。”


蔡老大:“……??重点错了吧班头。”


刘昊然一口下去咬掉半个团子,含含糊糊说:“去去去,孩子吃了就吃了呗,我家小凯还要长个儿呢。”


王俊凯不做题了,下巴搁在课桌上,脸有点发烫。这披萨有毒吧,还是他吃太快了?反正有股不知打哪儿来的劲儿,甜滋滋的,肚子撑,心里也甜得发胀。


就这么撑了一节课,其间还真的被刘昊然灌了一次消食片,第二节晚修的时候政治老师过来检查背书。


他倒没所谓,但旁边刘昊然开始疯狂翻书,他一听就知道坏事儿:“你没背?”


刘昊然眉毛都要拧成八字:“没啊我忘了……”就顾着艺术节的策划了。


王俊凯刚要开口,就听见政治老师在台上点名:“刘昊然。”


刘昊然腾地站起来,同手同脚地跟着老师出去了。


他们这位政治老师同时兼任级长,五十多岁的女老师,相当铁血,背不过书这点小事儿都能记恨到家长会给学生爹妈耳提面命。王俊凯在课室里斜着身子往外看,刘昊然没背几句就卡壳了,被教育一通,晾在外边罚站。


已经是冬天了,外面还挺冷的。刘昊然外套脱在课室没带上,王俊凯拿起外套,听见老师说:


“王俊凯,出来背书。”


刘昊然罚站在后门,王俊凯背书在前门。没一会儿王俊凯抱着件衣服过来了,靠着刘昊然站,目不斜视:


“你衣服。”


刘昊然哭笑不得:“你不是背了吗。”


“我,我出来吹吹风。”


刘昊然说:“拉倒吧,快进去,外面多冷啊。”


王俊凯眨巴眨巴眼睛:“是啊,多冷啊。”


他往刘昊然跟前一站,这下两人脸贴脸面对面,王俊凯的发旋儿凑到刘昊然面前,他说:“那我给你挡挡风。”


刘昊然忽然就闹了个大红脸。






TBC





评论
热度 ( 2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