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lofter是存视频跟存脑洞段子的地方~

【山花】已读不回(上)

猫居:

双高干人设。


理智禁欲精英系成熟boy山×无法无天养成系小奶狗花




酷酷的山,浪浪的花。




***


白敬亭走进十九楼vip包厢的时候,魏大勋正跨坐在熊梓淇身上乐不可支地分享哪个抖音小视频,明晃晃两腿岔开支在两边,碍着腿长索性伸直了搁在两边的软包沙发上,扭着腰一抖一抖地跟着音乐瞎嗨。






胡一天从门口上了趟洗手间回来一开门跟哨兵传旨似的扯着嗓子就招呼,大佬来了。








熊梓淇这边跟见了救兵似的心想着怎么把腿上这个烫手山芋弄下去,就见那小祖宗听着门开的声音立刻机敏地扔了手机头往回一转,看见门口那人就咧开嘴笑出两个明晃晃的梨涡,






“哎,小白你来啦。”






然后转过头跟请完安啥事没有似的,继续跟熊梓淇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掰扯。


熊梓淇说了两遍你下去魏大勋全当没听见。








白敬亭让服务员新拿几个杯子,又顺手把边上看热闹的胡一天支开去选酒,最后走到熊梓淇身前,下手没轻重地往魏大勋扭来扭去地屁股上一拍,






“坐没坐相。”




“下去。”








魏大勋向来没眼力见,玩在劲头上极不乐意地谁也不搭理,最后还是熊梓淇看着气氛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去八面玲珑地说着魏大勋你他妈这些天胖了多少重死哥哥了,一边在白敬亭眼皮子底下麻利地起身开溜把魏大勋赶了下去,






于是小祖宗就斜挎着腿半个身体失去了平衡地倒在了地毯上,白敬亭就眼睁睁看着他摔下去嘴上挂着笑,翘着二郎腿一脸你活该地看着他,








魏大勋也不生气,也不起来。就瘫在地上顺势倚着白敬亭的腿当靠枕,舒舒服服地继续刷手机。




一副乖宝宝样子和刚造作着要carry全场的人来疯完全两副面孔,看得熊梓淇和胡一天在一边面面相觑。






等过了半晌小祖宗就口渴了,伸手去撩茶几上的酒水,一只手摸索着够了半天没摸着,琢磨弄出了点动静搬个救兵,






离他最近的白敬亭当没听见,剩下的一圈自然就没动作。








魏大勋有点窝火,觉得收了冷落,抬手拿着手机硬生生往那人膝盖上一敲佯装要发脾气,没曾想那人不知道真疼还是假疼的皱了皱眉头啧了一声,然后才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直直地冷冷看着他,






小祖宗对上那道嚣张的气焰顿时灭了七分,二话不说把心头怒火压下去生硬地扯开一个讨好的笑容,张开双臂,笑眼一眯撅起小嘴,








“要抱。”














等最后得意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嘴里咬着吸管嚼着珍珠的时候还不忘记仇地瞟了一眼熊梓淇,意思是你刚刚敢不理我你给我等着。






胡一天把要跳脚的熊梓淇按下去,努努嘴指了指白敬亭黑下去的脸色替熊梓淇回敬了一个挑衅的目光,大概意思是祖宗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










魏大勋抱着奶茶偷瞟了一眼边上那人,想着今天晚上回去之前怎么挽救一下还能有周旋的余地。












***




魏大勋就是个祖宗。二十岁那年他退了机票撕了录取通知书坚决不肯出国读研要自己出去瞎闯荡的时候老魏就恨铁不成钢地说我们家迟早败你这小兔崽子手上。






小祖宗不咸不淡拖长尾音撂下一句 败—不—了,二话不说地从家里搬了出去扬言不要他一分钱。






一年半以后开着辆改装过的超跑大摇大摆地回来拍了五十万在他爸面前说儿子没本事一点小心意以后赚了钱继续孝敬您。




老魏惊了眼半晌回过神来揪着他的领子说你跟爸老实说这钱怎么来的。




魏大勋翻了一个白眼说废话当然我挣的你叫人查随便查。








老魏说你哪来的本金。






“我借的,你管不着。”








老魏也不知道是信了没信总之最后还是收了那五十万,整个军区大院里逢人就说这小兔崽子总算是长大了懂事了。






于是自那以后就没人管的了他了。












***


凡事总有例外。


除了白敬亭。


手段高深到这个世界上能让魏少爷穿上围裙洗手作羹汤的,只此一个。








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左右不过魏大勋从家里大摇大摆的出去转身住了个酒店愁眉苦脸了俩礼拜,最后花完了现金扯着脸皮打了电话给白敬亭。








白敬亭收留了他半年,借了他四百万本金。帮他租了个写字楼走了关系招了人,手把手给他把大学白上了四年的财管课捡了回来,跟他约法三章看着他一步步没走了歪路,






也是那会儿白敬亭发现魏大勋和他了解的一点没差,间歇性好吃懒做记性差,有点成就容易飘,话听半句嘴也欠。虽然骨子还是个阳光向上的乐天派好青年。








所以就是缺个人,


教他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 忌惮 两个字要怎么写。








扪心自问,他不介意接过这份差事。






***


tbc



评论
热度 ( 594 )
TOP